冷青衫 裴元灏岳青婴
那一夜,她褪去了少女的青涩,成为冷宫深处的悲伤涟漪……那一天,她跪在他的脚下苦苦哀求,她什么都不要,只想要出宫,做个平凡女人…几个风神俊秀的天家皇子,一个心如止水的卑微宫女…当他们遇上她,是一场金风玉露的相逢,还是一阙山河动荡的哀歌……
笑猫嫣然 宁少卿陌千雪
*** 穿越!冲喜!病夫君?! 还有比这更狗血的么? 陌千雪坐在家徒四壁的房子里,苦逼的望了望屋后那荒草比人长的地,又探了探如水洗过的米缸…… 好吧,这也没什么,可—— 可这家里只有一张被子,难道她白天伺候了他吃吃喝喝,晚上还得再将他喂饱?! “娘子,夜深了,该就寝了。” 关门,熄灯,就寝! 你要敢动,我便踢你下床。 喂喂喂! 某女的抗议无人理,被单一包,哪里逃。 腹黑病夫身份好似不简单啊! *** 勤劳致富最可靠,建作坊,开工厂,领着相公奔小康。 正在庆幸没有极品亲戚骚扰,极品村民来敲门。 某族老:宁娘子,你相公是私塾先生,你这样抛头露面的做生意,实在有损先生形象,还是把作坊交到村里来管吧。 某脑残:一个冲喜的货色,还把自己当根葱?等我一进门,赐你个妾的身份,你就等着跪地敬茶吧。 … 想要她的财?想要她的人?当她是纸糊的么! 给她一个枣,还人十寸金。 让她没脸? 来来来……赐~一丈红! *** 片段: 某女见某男武功厉害,大为仰慕,求教! 某男垂眼默了片刻,像是在认真的思考,“嗯,有一套掌法倒是很适合你。” 某女兴奋,“什么掌法?” 某男意味不明的一笑,“这掌法还没想好名字,是我自创的。” 才自创的,一定不是很厉害。 某女撇了撇嘴,勉为其难,“既然如此,那我便勉强学上一学。” 某男一本正经指示道,“首先深吸气,提丹田真气……” 某女深吸气,目中却是茫然,“丹田在哪……” 某人像是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顺了顺气,“这一步先略过,现在摊开你的右掌心。” 某女很认真的照做。 “并拢四指,使拇指与四指自成角度。” 又照做。 某男伸出手掌,“现将你的右掌掌心对上我的左手掌心。” 她边对准他的掌心边问,“是否要先输点真气给我?” 某女一本正经看来,某男却是憋笑回望。 某男蓦地手掌一翻,紧紧扣住某女的手。 某女不解地望着他,某男终于再也憋不住那笑,笑得像偷腥的猫,“饭估计快好了,出去吃饭吧。” 走了房门口,她望着他上扬的嘴角,晃一晃他们交握的手,醒过神来,正色道:“这套掌法果然厉害,不如就叫浓情蜜意掌好了。”
苏暖 苏暖战天擎
他霸道邪肆:“老婆,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约么?”她俏丽迷人:“睡觉可以,爱情免谈。战少,约吧!”一条雪白大腿横亘在战天擎眼前,这小女人大胆扬着下巴挑衅:“男人,到底做不做?不做老娘找下家了!”结婚两年,互不干涉。明明说好无性婚姻,谁能告诉她这男人为何突然要她履行夫妻义务?苏医生心间藏着一个男人,战天擎攻城略婚,步步为营,用尽兵法三十六计只为抱得美人归。苏暖没有想到的是,背叛婚姻的,首先是他!她冷漠绝决:“离婚!”她潇洒离去,却不知腹中有悄然发芽的种子。三年后,一对龙凤胎出现在他的视野,他看着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儿,将她抵在冰与火的边缘:“苏暖,我们的帐该算算了!”苏暖被他逼至办公室角落,熟悉而又邪魅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弥漫而来:“我们离婚了!”战天擎邪肆一笑,尽情品尝她的美好:“只要我不同意,军婚就永远也不能离!”
佚名 楼柒沉煞
枪林弹雨拼搏十几年,楼柒决定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谁知一时贪玩驾机想飞越神秘黑三角,却被卷进了深海旋涡,然后…落在一个男人怀里。狂腻了,她现在要努力扮柔弱装装小白花,他却一步步撕开她的伪装,逼着她露出彪悍女汉子的本性。楼柒表示:这位帝君,你的人生太过跌宕起伏,太多腥风血雨,本姑娘不想玩啊,能不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某帝君却霸道宣称:本帝君的女人不许弱!想早早退休享福的彪悍女被一个霸道暴君拖入天下纷争,所以,这是一个遇神杀神,遇佛弑佛,男强女强的故事。
二狗吃月 欲都囚徒陈清清小峰
★★★本书简介★★★《欲都囚徒》小说的主角是陈清清小峰,是由二狗吃月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欲都囚徒主要讲述了:乡下的小峰来到都市中的表哥家,见到了如花似玉的嫂子,难怪表哥要他看着嫂子,注意有没有陌生男子,这么美丽诱惑的女人难免没有追求者,但千防万防也防不了监守自盗的表弟不是吗。
春雷炮 月色朦胧不见你纪言清
前世她不爱他,他护她,宠她,爱了她十年,但她就是不喜欢他。他偏执成狂,疯魔又阴郁,却独独为她倾尽一切,最后还把心脏换给了她,让她活下去。墓碑前,她咬着唇,红了眼,“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可风过无痕,无人再应她。重来一世,她愿意给彼此一个机会,他依旧偏执,爱她如命。这一次,她却……

完本小说最近更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