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王蝉陆小仲 > 第五十一章 超越时空的漫谈
 
转天,也是早晨,庄周、杨朱来到静室,王蝉只是颔首而笑,并不起身,杨朱诧异道:“我二人来探望道友,为何道友不睬不理?”

王蝉道:“昨日列子来见我,他不让我起身,说是‘敬是不敬、不敬是敬’。”

庄周与杨朱哈哈大笑,笑罢盘膝坐在王蝉面前。杨朱笑道:“列子创建贵虚门,他却逃名避世,让我虚领尊主之位,他的虚实之论,与道友各有千秋啊!”

庄周也笑道:“给别人讲大道理的人,往往把自己搁在道理之外。所以俗话说‘老鸹飞在猪身上,只看到别人黑,看不到自己黑’,说的严重一点,那就是在愚弄别人。”

杨朱道:“不错,如果我们都是逃名避世之人,后人又如何知道我们的存在呢?”

王蝉道:“所以我也想通了,这些年各门各派,纷纷扰扰、各抒己见、争论不休,其实说的都是一个道理,只是大家出发点的角度不同而已。{他用手一指旁边的石凳}就像这个石凳,从不同的角度看它,它的形状就不一样不是?”

庄周稽首笑道:“善哉、善哉!我当年和惠施在濠水的桥上游玩,看到水里的游鱼,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鱼儿悠然自得地游来游去,这就是鱼的快乐呀!’惠施反驳我道:‘你不是鱼,怎么知道鱼的快乐?’我说:‘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鱼的快乐?’惠施道:‘那就是说,如果我错了,那你也错了,如果我对了,那你也对了!不是这样吗?’我就说:‘你这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我为什么知道鱼的快乐,因为我是在濠水的桥上知道的呀?’”

三人都笑起来,杨朱道:“然也、然也,世人都说,治病救人,其实治‘心’又何尝不是救人呢?我当年在大梁讲学,宣扬‘贵己’‘重生’理论,禽鼓离去‘踢馆’,质问我说:‘拔你身上一根汗毛,来救全社会,你愿意吗?’我说:‘拔我一根毛,也救不了全社会呀?’他说;‘假如能救,你愿意吗?’我就懒得理他,没再扯扯他!后来,我就有了‘一毛不拔’的恶名,被千古唾骂。

他出门碰见我的弟子孟孙阳,就说;‘我们墨家讲兼爱,你老师却讲贵己,这不是没人性吗?他理屈词穷,就不搭理我了。’

孟孙杨道;‘你没理解老师的意思。假如说,有人要用刀子划破你的皮肤,然后给你十两黄金为补偿,你愿意吗?’

禽鼓离道;‘我愿意啊!’

孟孙杨道;‘如果他要砍断你的一只胳膊,给你百两黄金,你还愿意吗?’

他就不说话了。孟孙阳道;‘其实,一根汗毛和一只胳膊,没什么区别,都是人体的一部分吗?’

你说,尊重别人的人性,是没人性,强迫别人改变人性,到是有人性?这不是没天里吗?这不就是虚伪吗?这不就是扛着大旗当虎皮,和你说的讹诈有什么分别呢?所以说,爱,是类无等差,尊重理解所有的人,包括他们的职业思想,才是大爱无疆。蓄意的给别人制造痛苦压力,就是不道德的。”

庄周道:“不错,所以说,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吗!这也是修行得道的法门。”

王蝉鼓掌道:“妙哉、妙哉!‘神仙本是凡人做,凡人不烦是神仙’嘛!”

这时,白光一闪,列寇来到场中,笑道:“你们背后说人闲话,嚼老婆舌,也算神仙吗?”

杨朱也笑道:“你偷听别人说话,找茬抬杠,就算神仙啦?”

大家又笑起来,列寇道:“逗你们开心呢。你们的谈话真是纵横古今、跨越千年呐!贫道受益匪浅。这让我想起黄帝的故事。据说黄帝有一天白天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去了华胥国漫游。传说华胥国在兖州、台州的北边,距离中国不知有几千万里远,其实是他不可能到达的地方,或者他也可能像我们现在一样,可以神游物外一样吧!说是那个国家,人人都衣食无忧,幸福快乐。现在看来,他的梦想是有缺陷的。我们的修为有限,还不能跨越千年,但太上老君却可以做到。据老君说,几千年以后,人类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国度,国家提供无偿援助,让那些不干活的人、年老的人、有病的人,有钱花,有房住、有人给治病,衣食无忧,过的很好。但人们却比劳作还要痛苦,距幸福快乐越来越远。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三人同时问:“为什么呀?”

列寇道:“这就是你们刚才谈到的治‘心’的问题,因为大多数人都在努力工作,国家用他们的钱养活那些不工作的人,或者补贴那些工作能力差的人。当然工作的人,工作能力强的人,肯定地位和生活要比那些,不工作的人和工作能力差的人好许多,这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无可厚非的。但不工作的人、工作能力差的人,却要与那些工作和工作能力强的人攀比,这样一来,幸福快乐的概念,就变了,使他们也就离幸福快乐越来越远了。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庄周沉吟道:“这大概就是太上老君道德经中所说的‘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道理吧!”

杨朱道:“他们缺乏你说的另类、荣启期那样的胸怀吧!”

列寇道:“这只是一个方面。因为那个时代的人,太聪明了,出了许多超过公输盘、墨乌百倍的工匠,他们制造了许多神奇的工具,让人不用修炼就具备神仙的能力,他们可以在一个时辰里,飞跃千里之遥,一天一夜里游遍万里甚至几万里的空间,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不用烧柴就可以取暖做饭,不用太阳、灯油,就可以照亮整座城市,不用牛马可以乘车,不用当大官不用很有钱,就可以欣赏到美女的歌舞、动听的音乐,不用具备千里眼、顺风耳的神通,就能看到千里万里以外的风景、人物和事情,听到那里各种的动静,各种人的说话的声音,没有战争没有饥饿没有流离失所。啊!我听了神仙都不想做了,可他们为什么还不满足呢?”

三人一起说道:“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聊着这些超越时空的话题,王蝉就想到了他的那些徒弟的下落,便说:“我现在没了法力,麻烦你们给我看看我那些徒弟们的下落。”

庄周道:“我来给你看看。”

他闭目凝神、打开天眼,看了许久,说道:“他们都很好,狐仙们都在洞里躲着,有一个狐仙和你一个徒弟去了魏国,还有三个在西周公国,还有一男一女两个,看不到,我来算算吧!”

庄周以掌为盘,以指为轮,反复计算,用奇门之术,易学之理,推算良久,神色黯淡道:“他们大概去了只有太上老君,才能神游的地方,这事等他老人家来的时候,你再问他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