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姜悦林嘉 > 最终章
 
  那年深冬,从来不信神佛的姜悦,去寺庙里求了一枚平安符。

  是她,为那个人求的。

  希望他…手术顺利,长命百岁!

  每个人在面对生老病死时,都显得那么的渺小和也

  姜悦只是没想到,他会突然得那么不好的病。

  命运似乎总是格外的讽刺,对她如是,对周贺如是,哪想…对林嘉也不例外!

  无论是学业还是事业,林嘉几乎都是一路顺遂走过来的,怎么能料到,这样艰难的一道

  第二次,林嘉带她去他们家,她说:“姜悦,你喜欢吃什么,尽管告诉阿姨,

  林母起初对她的那份关心和温柔,让姜悦一度以为,她跟大多数专制的传统家长不一样,她会尊重儿子的选择,祝福他们。

  但后来,姜悦才慢慢发现,那是她错的最离谱的一次!

  林母太懂得什么叫做以柔克刚,也懂得什么叫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她先是用关心的方式,让姜悦对她放下戒备,然后站在一个母亲的角度对她晓以大义。

  她安排林嘉去参加各种相亲活动,故意给姜悦看林嘉之前一个追求者的照片,感叹着缘分的奇妙。

  “姜悦,你快过来看看,这是我们林嘉小时候的照片,可好玩了!”林母一张一张翻开那些照片,然后独独把林嘉和一个女孩子的的合影抽了出来。

  “这女孩儿当时可喜欢我们林嘉了,从小成绩就特别好,现在在当律师呢!人长的高高瘦瘦的,嘴特别甜,可林嘉就是不喜欢人家,你说怪不怪?”林母又说又笑的,像在跟姜悦分享新鲜事儿。

  “你不知道,我之前老说他眼睛长头顶上去了,我说你有本事给我领个才貌双全的仙女回来,我就服气了!没想到……唉阿姨没有说你不好啊,只是替你可惜……你说你这腿…要是能好起来…”

  林母的欲言又止,对那时的她而言,比直接了当的说她配不上林嘉,还要让她更难受一些。

  是,她承认她那时候阴暗,沉郁,玻璃心,只要被林母三言两语地一说,就让她一次又一次地反省她跟林嘉之间的差距。

  那段黑暗的日子里,她看不到对生活的希望,她只看到了让她充满恨意和伤害的亲情,还有一段注定会拖累别人的感情。

  林嘉那么好,她怎么舍得去拖累他……

  那段感情,有太多没有来的及实现的美好和心愿。

  林嘉说过,等她再好起来一点,他们去欧洲旅游,每一年都去不同的国家,到了五六十岁的时候,争取完成环游世界的梦想。

  只是后来……姜悦终于行动自如,也终于到了向往已久的f国,看到了令人心醉的风景,只是陪在她身边的那个人,却不是最初令她心动的那个人!

  姜悦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只是心底难免有些遗憾罢了!

  如果当初,林嘉妈妈没有阻止他们在一起,或许他们会有完全不同的结局。

  又或许……他们受过了一切考验,却输给现实的种种残酷……其实姜悦不太能想象的出来……

  不知不觉她脑海里唯一能够具象化出每一个表情和细节的人,只有周贺!

  钱远有一次开玩笑的时候说:“老周看着挺正常一人,其实骨子里就一神经病,他非死磕着姜悦那么多年,那叫以毒攻毒,给自己找解药呢!

  实际上,他们两个人相处的方式,看在外人眼里,多是有些无法理解的。

  姜悦明明是个独立性很强,无论任何事都不太喜欢麻烦别人的,可周贺愣把她当做完全没有行为能力的小孩子似的宠着。

  天气稍微冷了一点,他能当着好几个同事或朋友的面,随时起身去阳台给姜悦拿双袜子,盯着她穿上,才回来很自然地又接着刚才的话聊。

  姜悦最讨厌穿袜子,有时候就算他拿了也视而不见,后来周贺索性亲自动手给她穿上。

  她以前从不挑食,苹果烂了一点,吃就吃了,总比没得吃强。

  剩菜放冰箱里又没坏,串没串味的不重要,能填饱肚子,省事儿就行。

  原来能将就的事情,只想着将就过去就算了,可后来发现……跟周先生在一起的这些年,她真的娇气了很多。

  基本上吃的一进嘴里,不新鲜的会立马皱着眉头吐掉。

  身上淋了一点雨,就会跟周先生讲,我今天淋雨了,然后能骗到一碗暖暖的红糖姜茶喝。

  有的时候,她会赖床,也不怕饿肚子,因为最迟到九点,某人会进来自动投喂一次。

  姜悦之前也不是个会亏待自己的性子,只是自己真的体验过之后,才明白有人心疼和无人关心之间的差别。

  周贺确实很宠她,宠到她亲妈都在那儿嘀咕:本来就很难伺候了,这是要惯成祖宗么?哪像个过日子的样!

  姜悦不知道蓝兰口中所谓过日子的样子应该是怎么,也不知道周贺的好,能不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但……至少她现在是挺开心的。

  快乐对于她而言,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能多一天就赚一天。

  姜悦知道自己有很多缺点,脾气很犟,轻易不肯认输,有时候一生气,说出来的话会有些伤人,比如——

  “你给我滚!我才不稀罕你呢!你放心好了!没有你,我日子只会过的更舒服!”

  周贺就是再让着她,可有时着急了也会发火,有一回,他冷笑着回了一句,“我都做到这份上了,你还是不满意的话,我建议你去买个机器人回来更好,我还真伺候不起了!”

  从来没怎么跟她硬碰硬过的某人,突然这一凶起来,连姜悦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泪一下子涌出来,收都收不回去。

  她从小挨骂长大的,委屈伤害受了一箩筐,说忍就忍下来了。结果就为周贺那么一句话,委屈到第二天夜里做梦还把枕头哭湿了一大片。

  连姜悦自己都觉得自己矫情的要死,不就一句话,至于有那么大反应吗?!

  周贺估计也是没想到她能委屈成那样,本来心里憋着火的,之后除了道歉认错之外,啥也顾不上了!

  他认真反省了,但也还是挺纳闷的,说:“生病那会儿都没见你泪腺这么发达过,我这是说啥了把你刺激成这样啊?”

  “你说的话,你自己记不清吗?还来问我!”姜悦就觉得委屈,特别委屈!

  于是,周贺为了表现自己道歉的诚意,可能也为了逗她开心,去厨房拿了整整一把筷子,铺地上给她看:“跪键盘那些的都过时了,我给你表演一个跪筷子吧,你别委屈了成不?”

  姜悦压根就不信他能跪的住,做了一个拭目以待的表情。

  然后,连十分钟都不到,某人就开始嚎了:“我这把老膝盖还想要的啊—”

  也是周先生教会了她一个道理:两个人在一起,只要对方是心甘情愿配合的,那就怎么都是对的!别人说什么都不太重要!

  姜悦也逐渐意识到了自己的缺点,后来再怎么吵,也不会轻易说出让他滚的话了!

  当然,周先生也会有很多缺点,有些缺点甚至是会让人觉得有些崩溃的。

  他很坚持自己的原则,牛奶必须生产日期的远近顺序摆放,姜悦要是随手从中间抽一盒,他会提醒姜悦一次,然后自己再整齐摆放一遍。

  牙膏只从最底下往上挤,矿泉水和衣服买来买去,永远只有一个牌子,没事儿还特洁癖!

  姜悦经常吐槽他无趣,这些奇怪的坚持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就像你坚持不婚不孩一样,我的坚持也有我坚持的意义!”每次他都会拿这句话堵姜悦。

  在某些特定的方面,姜悦自知理亏,保持沉默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周先生还有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特别紧张她,

  只要她一不在周先生的视线范围里超过三个小时,这人就能坐立难安起来。

  有一次,姜皓去邻市参加了一个少儿街舞的比赛,特意提前打电话跟她说:“姐姐,我明天要比赛了哦,你过来给我加油嘛!”

  姜悦受某当红流量的影响,忽然能get到了街舞的点,就想去凑热闹,也顺便检验一下小家伙的学习成果。

  姜悦是比赛当天,临时买机票飞过去的,现场很精彩,姜悦拿着手机录视频,生生把电量给录没了。

  手机关机,周贺正好出差,打了两次电话联络不到她,打了十次还是联络不到。

  连续借了三个同事的手机打,还是打不通之后,某人居然连夜飞车回了云城。

  姜悦再开机的时候,那上面将近三位数的来电提醒消息,是真的把她给震惊了。

  这种情况之后还连续发生过好几次,周贺的反应一次比一次大,不会在有很多人的场合表现出来,却会把自己关在一个房间里砸东西,最严重的一次,盘子杯子砸了好几套,还是钱远特意买回来给他砸的。

  那回,姜悦回来的时候,看着一地碎片是真的有点吓到了,尤其周贺的手还不小心被割伤了!

  “周贺,你到底怎么了?我不会走,也不会离开你的!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吗?”

  “你骗我!你明明去了医院看林嘉,你为什么要骗我!”他的眼神里,充斥着愤怒和伤心。

  “不告诉你,就是怕你会多想!”姜悦很着急地解释着,但他完全听不进去,“如果你们真的没什么,为什么怕我多想?”

  姜悦那时的内心充满了无奈,她只能选择告诉周贺:“林嘉生病了…我只是去看一下他而已,你别这样好不好?”

  “哦!林嘉生病了是吧?那他死了吗?葬了吗?如果没有的话,你为什么要去看他?他是你的谁啊?轮得到你去看他吗?”

  姜悦那一瞬间觉得面前的这个人有点陌生,都不像她认识的周贺了!

  但后来,钱远跟她说:“你知道的,他对什么都很大方,唯独对你,恨不得一根头发丝都只掉到他这里。”

  姜悦有些担忧,“周贺以前…都不这样的!”

  “以前不这样,是因为你还没让他有那个立场,可是现在…”钱远又顿了顿说:“对他而言,得不到的东西可以一直努力想办法得到,但是却承受不起得到了,又随时有可能失去的风险……”

  姜悦一直知道,周先生表面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其实跟她一样,很缺乏安全感,但却不知道会有这么严重。

  “他之前也没到这种程度的,是跟你在一起之后,才越来越夸张。”钱远无奈地冲她笑了笑。

  姜悦被他说得心里有点不太舒服,“你什么意思,是说我害了他吗?”

  “当然不是,只是想告诉你,周贺这么多年来,心底一直有个结在那儿。如果你能想办法把它解开,那就最好不过了!”钱远很认真地说。

  姜悦知道周贺心底的那个结是什么,但是却不知道从哪儿下手解,于是她想了一个馊主意,直接去跟周贺说:“咱们约一下张医生好不好?”

  “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周贺一阵紧张地问道。

  “没有!周贺,我们…我们去看看心理医生好不好?你觉得你最近压力有点太大了!”

  周贺愣了一阵,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不带你这么骂人的啊,拐着弯说我有病是吧!”他伸出手,十分宠溺地刮了一下姜悦的鼻子。

  “我没有在开玩笑!”姜悦强调了一次,“只是去找张医生聊一下而已,我陪你一起去,好不好?”

  “真陪我啊?”周贺将她揽了过来,捏着她的下巴问。

  “嗯!”姜悦点了点头,然后某人就亲上来了。

  “我不需要什么心理辅导!”周贺拿脸蹭着她的颈窝,低沉道:“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姜悦其实也不太想勉强他,毕竟心理辅导这种事儿,她最初就是最排斥的那个。

  与其让他面对一个陌生人把内心的伤口一点点撕开,姜悦还不如自己多花时间陪他,就像在最艰难的时候,他也一直陪着她那样。

  人生再艰难有什么要紧,只要他俩能够一直携手度过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