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梦和不安
 
  周书仁忧心忡忡的坐着马车进宫,一路上张公公全程沉默,这个时候没人敢透露消息,也最好别打听。
  周书仁清楚所以没问,闭着眼睛心里想着各种可能,然后组织语言,好应对太上皇可能说的话。
  到了宫门口,周书仁发现只有他一人,这种被特殊对待的感觉,他没觉得高兴,这种荣幸他宁愿不要!
  一路去了太上皇寝殿,周书仁见到了跪着的齐王等人,太子跪在最前面。
  周书仁,“......”
  别吓唬他,不会人已经去了?
  还好一路进了寝殿,太上皇正靠着垫子,皇上坐在床边,另一边是太后,太后眼睛红红的不知道抹了多少眼泪。
  周书仁快速的见礼,“见过太上皇,见过皇上。”
  太上皇抬手,“起来。”
  周书仁没仔细瞧太上皇的脸色,扫了一眼,脸色发灰,这种感觉真不好,得了坐,周书仁小心的坐下,这里离床很近啊。
  太上皇咳嗽一声,皇上忙递水,等太上皇润了润嗓子,才开口,“书仁啊,朕的身子骨不行了。”
  周书仁,“......”
  这话没法接!
  皇上接了话,“父皇,您会康复,不会有事的。”
  太上皇抬手,“最近我病重,一直浑浑噩噩的沉睡,做了许多的梦,梦里的经历太真实了,真实的朕一心想醒来。”
  周书仁心头一跳,可见梦里的事对太上皇打击很大,都不说朕了,直接说我,宽慰道:“梦都是反的。”
  太上皇没吭声,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周书仁,本来就病的厉害,人显得阴沉不少,紧盯着人挺吓人的。
  皇上愣住了,又看了一眼周书仁,轻声的道:“父皇。”
  太上皇收回目光,周书仁背后出了汗。
  太上皇顿了下开口,“朕的梦里没有书仁啊,朕的梦里朕很早就去了,但是朕依旧梦到皇上在位的事。”
  周书仁,“......”
  沉默是金,沉默就对了,要不要这么吓人。
  皇上拧着眉头,“父皇,梦只是梦。”
  太上皇抬手继续道:“朕梦到去年的战争很惨,国库没银子,将士的装备没换新,粮草跟不上,虽然赢了却惨胜,没有研究的新式大炮,将士死伤近半数,村子,县城处处挂着白。”
  周书仁心里清楚,太上皇说的应该是没他存在发生的事,真没想到,太上皇会梦到这些。
  太上皇心有余悸继续道:“这还不是惨的,去年水灾,全国粮食欠收,缺粮,朝廷没银子,又没粮,整个国家死寂沉沉的,死了许多人。”
  周书仁听到这里彻底明白了,不是什么托付遗言,而是太上皇心里有恐惧,所以想见到他,证明梦里都是假的。
  皇上瞳孔紧缩,哪怕他知道梦里是假的,他也不敢想,真如父皇说的,他哪里还有野心,能守护好国家就是好的。
  周书仁起身,“太上皇,臣始终认为梦是假的,如果真在意不如说是警示,警示粮食的重要,警示气温不正常,朝廷应该多加准备。”
  太上皇示意周书仁坐,眼神就没离开过周书仁,他为何恐惧噩梦,因为他没退位的时候就做过,当时也如此的真实,共同点都是没有周书仁。
  这也更让太上皇认定周书仁护国,周书仁出了许多良策,国库有银子,不管是去年战争,还是缺粮食,周书仁掌控的户部都处理的很好,一件件离不开周书仁。
  太上皇激动的拉着周书仁的官袖,“书仁啊,明日护国寺的大师进京,你与我一起见见大师。”
  他给周书仁算过,可几次真实的噩梦,让他心里不安,他要再仔细的算一次。
  周书仁后背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不,他是抗拒的,他和媳妇最抗拒的就是找大师算命了,就怕被发现什么!
  周书仁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扯了扯嘴角,“臣留在宫内不合适。”
  太上皇不撒手啊,周书仁扯了扯都没扯动官袖,彻底无语了,这是怕他跑了?
  皇上道:“无事,由秦王陪着你。”
  他感觉到父皇的不安,父皇醒了没和他说,周侯来了才说,可见父皇多重视周书仁,他也明白,父皇让他明日请大师来的用意了,父皇受梦影响,想要为周侯再算一算。
  周书仁,“......”
  不是,你们是没事,有事的是他啊,他捂了这么久的马甲,他不想被扒了马甲,只要想想就后背发凉。
  更悲催的是,他还要镇定,不能有任何过激的反应!
  寝殿外,齐王和楚王目光落在秦王的身上,父皇醒了,他们是高兴的,结果父皇见都不不见他们,反而请了周侯。
  容川也是一脸懵逼,他也想知道为啥请岳父,又不是交代遗言,院首说父皇醒了是好兆头,意思父皇死不了,那为何请岳父进宫啊!
  梁王则是半跪着半休息,他都想好父皇一旦去了,他就跟着一起走,临进宫的时候,他将后事都安排好了,结果峰回路转,父皇还能活,他也能活,消化了一会,目光也忍不住落在老五的身上。
  梁王心想,如果他有周侯这样的岳家,哎,算了,成王败寇,他何必继续想呢!
  偏殿,雪晗也经受着嫂子们的目光洗礼,雪晗也傻眼啊,她还想知道爹为何进宫呢!
  皇后亲昵的拉着秦王妃的手,“父皇和皇上对周侯的看重,今日本宫算是看清楚了。”
  震惊啊,她真没想到会请周侯进宫,还一待就是这么久,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她的儿子是太子,听消息,太子都没进寝殿内。
  皇后自知自己的身体,也清楚皇上对后宫世家的态度,她真没将惠妃看在眼里,因为她清楚,她不动手,皇上会亲自动手,何必脏了自己的手。
  她满心都在大儿子太子身上,母族不能靠的太近,现在看清楚父皇和皇上对周侯的重视,她要为太子谋划。
  雪晗再次感觉到了对她热切的目光,她没觉得高兴,反而后背发凉,她不怕低调被人忽视,反而怕被人惦记,显然,她因为爹被惦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