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定国
 
  周家,竹兰自从谨言回来送信后,她这心里就不怎么踏实,书仁竟然进宫了,这个时候进宫,还单独一人,整个京城的目光都会集中在书仁身上,想想就可怕!
  周老大急的团团转,“娘,爹已经进宫一个半时辰了,宫内怎么一点消息都没传出来?”
  竹兰心里各种猜想,面上依旧镇定,“老大你给我坐下。”
  周老大听不到宫内的消息坐不下,一坐下就好像被针扎了一般,可对上娘的眼睛,憋着紧老实的坐着。
  竹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她现在算是明白为啥有的人喜欢抓珠串把玩了,她也想抓,手里有东西,她也能静心。
  周家除了周老大在,其他能担事的不是去衙门,就是去书院,周老大能商量的兄弟都没有。
  一盏茶的功夫,周老大忍不住了,“娘,要不要叫二弟和四弟回来?”
  竹兰瞪眼,“本来京城就盯着咱们侯府,你还兴师动众的让他们两个回来,你是闲流言少是吧。”
  周老大闭嘴了,可他心里咋这么不安呢!
  竹兰闭上眼睛不想看长子,长子的情绪会影响她。
  礼部,昌义也是懵逼的,已经打发了好几波来打听消息的人,他哪里知道。
  柳大人也欲言又止的。
  昌义看着心烦,“我是真不知道。”
  柳大人信啊,他也算摸清一些未来亲家的脾气,可还是想知道更多,“侯爷就没透露过?”
  昌义摇头,“没有,昨日我小舅子到京城,我昨晚就没见到我爹,今早也不是一起走的,没说过话。”
  柳大人心里有些遗憾,又道:“这个时候请侯爷进宫,应该是好事,太上皇真看重侯爷啊!”
  昌义扯了扯嘴角,他爹一定不想要这种看重,哎,他很担心爹,宫内一点消息没有,他心里不踏实。
  宫外各种猜测,而宫内,周书仁已经去了如厕,又吃了糕点,木着脸看太上皇熟睡。
  太后也去休息了,寝殿内只有他和皇上在,而皇上正小憩休息,真是想骂人,他出不了宫不说,还被困在了寝殿内。
  周书仁眼睛瞄向门口守着的张公公,他想出去,哎,太上皇因噩梦病情越来越重,非留他找安全感。
  不过,周书仁眯着眼睛,他信太上皇梦到的是真的,没有他,朝廷的确会如梦境一般走,太上皇说的还不是最严重的,气温异常,粮食会一直短缺,没有良策,又是全球缺粮,人没命活了,自然会拼一拼,接踵而来的是战争,动乱。
  周书仁长出一口气,到时候整个王朝可能会终结,尸横遍野,光想想就让人压抑。
  何况是梦到的太上皇,太上皇如此在意江山,如此真实的梦境,太上皇不病重才怪了。
  皇上并没有入睡,动了动耳朵,睁开眼睛,就见周侯一脸沉重,“周侯为何叹气?”
  周书仁,“臣明日可以进宫,现在整个京城还不知道怎么议论着臣。”
  皇上看了一眼睡着的父皇,别说父皇身心俱疲,他听了父皇的噩梦也吓到了,他仔细想着,如果没有周侯,父皇的梦境可能成为现实,他惊了一身冷汗,别说父皇不让周侯离开找真实感,他也想寻个心安。
  皇上道:“朕会派人通知周侯府,你要是累了,可在这边休息。”
  周书仁,“......”
  他不想在废话了,这是打定主意不让他离开了。
  皇上又道:“明日护国寺大师给侯爷算过命后,侯爷就可回去了。”
  周书仁,“......”
  他是躲不开了,真是闹心。
  寝殿内,周书仁坐在小炕上忍不住缩了缩,最后也坐不住了,干脆大着胆子放飞自己,扯过身边的靠枕歪头就躺下了,爱咋咋地吧,他不熬着了,睡着。
  皇上,“......”
  张公公嘴角一抽,飞快的低下头,周侯在他心里的位置又提了提,他现在就服周侯。
  太子还不知道寝殿内的情况,他要守在寝殿外,几个叔叔已经离开,太子也不明白,皇爷爷为啥请周侯进宫。
  天黑了,周家上衙门的都回来了,都待在主院,昌义几人恍恍惚惚的听着娘说完。
  昌义忍不住再次确认,“娘,您说我爹今晚留在宫内了?”
  竹兰,“嗯。”
  昌智咽了下口水,“娘,太上皇?”
  竹兰木着脸,“太上皇已经醒了,太医说需要好好将养。”
  昌智懂了,意思太上皇没事,不是交代遗言托付,那为啥不放他爹出宫啊!
  明云问,“奶奶,小姑父可出宫了?”
  竹兰摇头,“没有,还在宫内,行了,你们都别在我这里待着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都回吧。”
  周老大不走,“娘,我和李氏陪您。”
  竹兰挥手,“不用,你们回吧。”
  她询问了张公公为何书仁留宫,张公公只是笑,还说让她宽心是好事,最后客客气气的走了。
  竹兰想破头也没想出有啥好事,加官进爵不可能,太上皇又没事了,能有什么好事?不会是成了太子师父吧,这也算好事?她只觉得糟心,外加皇室说话不算数。
  这一晚许多人睡不着了,宫中的几个王爷更懵,周书仁在寝殿守着父皇,太子都没这个待遇!
  别说什么亲戚,呸,一表不知道多远的亲戚。
  容川面对哥哥们的问话,僵着表情,“哥哥们别难为弟弟了,弟弟真不知道。”
  他也懵逼好不好,父皇醒了除了皇上,其他的儿子一个没见,唯独见了岳父,还留岳父陪着,真是怪。
  周书仁已经换了从家取的常服,他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和太上皇一个寝室,只是小炕睡的不大舒服。
  次日,护国寺的大师低调的进了宫,太子这一次进了寝殿,护国寺的慧心师父听了要求,诧异了,“太上皇,您让贫僧算过周侯,为何要再算?”
  周书仁自从见到老和尚忐忑的心啊,现在安了,太上皇竟然偷偷给他算过!
  太上皇昨日休息不错,脸色的灰败少了许多,“朕最近一直噩梦缠身,朕的梦里没有周侯,还请大师给周侯算算。”
  慧心大师听了太上皇的梦,转过头去看周侯,上次只算了生成八字,这一次见到面相了,沉默一会,“贫僧算的没错,周侯定国安邦。”
  周书仁,“......”
  你这算的也太快了吧,还有就这几个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