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始于木叶的幕后白手 > 第65章初代火影的无耻
 
  志村玄鼎提到大名府这一点让纲手面色微变,身为千手大小姐的她多少知晓一些隐秘,比如说大名府对她们木叶的态度。

  “我虽然不是大名,也不是大名府,但也能想象得出他们肯定对忍者乃至忍村这种不属于自身掌控的力量都相当的排斥。

  这是每一个上位者应有的正确思维,忍村制度的建立在我看来就是一群非官方武装力量结合起来逼迫大名府承认其本身的合法性,并拒绝由国家最高统治机构大名府来管理。

  虽然留了一个让大名指任火影的权力,但我们都知道那只是一层可有可无的遮羞布罢了。

  比如说二代上位就没大名什么事,三代上位更由二代直接任命,同样没大名什么事。

  试问这样不被自身掌握的武装力量让各国大名如何能够安心?

  当年若非初代和宇智波斑实力太强的话,恐怕火之国大名早就下令麾下武士军团过来围杀了,甚至其他各国的大名府也会派遣武士军队过来。

  这还不算完,忍村还光明正大的要求大名府每年提供大量的军费维持忍村运转,还挂上一个保卫国家的名义。

  除此之外,忍村还能跨国接取其他国家的任务,哪怕是敌国的。

  遇上这样的事情,你说大名府那些人该怎么想?大名又会怎么想?

  这样说不好理解的话,我们来打个比方,比如说你的小日子本来过得好好的,突然旁边来了一个很强的邻居,每天都让你上交保护费,你对这么一个恶邻会有怎样的感想?”

  志村玄鼎的这番话语让几人再次陷入沉默,这种事情其实很好理解,只是他们以前没往这方面想罢了。

  “虽然你说的有点道理,但我们木叶的确在守卫火之国,上次忍界大战要不是村子浴血拼杀,火之国早就被侵占了。”

  自来也开口反驳,很不认同这个便宜弟子的说法,太极端了。

  “那你知道上次战争为什么被命名为忍界大战,而非世界大战呢?”

  嘴角依旧噙着那一丝笑意,志村玄鼎丝毫不在意自来也的反驳。

  身为新时代的四有新人,今天要不将这几个家伙忽悠过去,他就倒立洗澡!

  面对志村玄鼎的反问,自来也语塞,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倒是一旁的大蛇丸若有所思。

  “是属于我们忍者和忍村的战争吗?”

  “对,忍界是属于忍者的世界,忍界大战表明了那是只属于忍者和忍村的战争,却偏偏得让大名府掏钱,最后大名府还得不到啥好处,甚至因为战争让国内民生大受影响,严重的还会死不少人,你说大名府那群人又会怎么想?

  甚至说得严重点,忍村相互间有种养寇自重的意蕴,忍界大战本身也有警告各国大名府的意思,提醒他们忍村的重要性,必须得持续拨款给与扶持。”

  见几人无言,志村玄鼎继续忽悠道:“我们再来说说那个忍界平衡策略,这个得从初代召开的五影大会开始,你们认为四大忍村和泷隐村是怎么看待将尾兽分发贩卖给他们的初代火影和我们木叶的吗?”

  “不知道吧,我来告诉你们,他们没有丝毫感激,只有愤恨,没错,就是愤恨。

  因为九大尾兽只有九尾一直生活在火之国,其他尾兽都生活在世界各地,比如说三尾和六尾就因为生活习性问题生活在水之国,四尾生活在多山地的土之国,其他的尾兽也都差不多。

  这些尾兽因为生活地域的问题本身就被各国忍村看成了自己的私有物,可初代却跨国将这些尾兽抓起来,再反过来以友善和平的名义分发贩卖给四大忍村和泷隐村,你们认为他们会感激吗?

  就好比你们家有一棵果树,我将果树上的果子全部摘下再反过来卖给你们,甚至还打上一个邻里友善互相往来的名义。

  你们说说遇到这种情况下会有怎样的感想?

  所以在初代火影去世后,忍界大战立马爆发,并且都很有默契的将主力放在我们木叶这边。”

  这次几人依旧沉默无言,这些话语都浅显易懂,他们不是笨蛋,自然听得很明白。

  就算想要反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以前忍者学校中根本没教过她们这些,毕业后也没接触过这方面,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去想,如何去说。

  “蛇哥,能暂时解开那位砂隐村的大叔的毒吗?看样子他似乎很想说点什么?”

  目光落向那位被蛇毒压制难以动弹的砂隐村忍者身上,对方眼睛瞪得圆溜,显然有话要说。

  “自然可以!”

  对于志村玄鼎的提议大蛇丸自然不会拒绝,一边收回那条毒蛇,一边取出一份解毒剂注射到对方体内。

  此人被蛇毒摧残这么长时间,身体机能受损严重,就算解了毒也没什么威胁性。

  “小辈,你是那个忍之暗的儿子吧!”

  解除蛇毒的砂隐村忍者挣扎着坐起身来,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对面的志村玄鼎。

  刚刚那些话他都听到了,并对此很认同,甚至有种知己之感。

  “我的情报泄露这么快吗?连砂隐村都知道了?”

  感慨一番,志村玄鼎暗道果然人怕出名猪怕壮啊!

  不过也对,各大忍村相互间都在对方老巢里安插了间谍,会知晓对方的一些情报很正常。

  “我知道的不多,只听说你这位暗之子弄了一套花里胡哨的战甲,上面用了点我们傀儡师的技艺,看着的确挺花哨的。”

  打量一番志村玄鼎身上的华丽战衣,砂忍认同的点点头,的确挺花里胡哨的。

  这个评价让志村玄鼎面色一黑,不善的道:“你若只想说这些废话,我不介意让你继续安静下去。”

  忍者果然都是一群精神不正常的家伙,一点审美都没有。

  咧嘴一笑,砂忍目光在自来也几人身上流转,最终落在纲手的身上,嘿笑道:“你就是初代火影的孙女吧,想知道我们砂隐村对你祖父的看法吗?”

  “说!”

  冷冷的道了一声,纲手虽然看出对方不怀好意,但她的确很想知道砂隐村对自家那位祖父的看法。

  “无耻,卑鄙,不要脸,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强大,这就是我们砂隐村对你祖父的看法,是不是很意外?”

  砂忍豁出去了,反正自己已经被俘虏,必死无疑,反倒不如在死之前痛快一把。

  “你……”

  这个评价的确将纲手刺激到了,若非还有点理智早就一拳砸下去将其人道毁灭。

  虽然她与那位祖父相处的时间没多久,但却一直将其视为偶像,自然不容许他人言语侮辱。

  一旁的自来也和大蛇丸两人的脸色也很不好看,毕竟那可是他们木叶的初代火影,一手建立了忍村制度的忍者之神,怎能被人如此羞辱?

  “不必动怒,吾之英雄,敌之仇寇,他会有这种看法很正常。”

  耸耸肩,志村玄鼎对这个看法并不感到意外。

  “吾之英雄,敌之仇寇?”

  微微一愣,念叨过这句话语,砂隐面露赞赏的笑意,深深地看了眼志村玄鼎。

  “你果然与众不同!”

  “我个人对当年五影大会时初代火影要求和平的行为有点看法,那就好似一个游戏,你们木叶得到了想要得到的一切,然后摆出一副道德面孔,宣布游戏结束了,并以和平的名义阻止他人去获得更多。

  你们的确得到了最好的东西,生活富足,衣食无忧,但我们不同,身处于风沙中的我们连生存都成问题。

  当年初代风影大人放弃尾兽,要求换到一块火之国的土地,或者直接拿到川之国的土地,你们认为我们砂隐村是贪婪的,其实我们只是在求生罢了。

  连这点想要生存的要求都被拒绝,你们认为我们能对那位初代火影有什么好的看法吗?

  相信其他忍村也是相同的看法,所以战争的祸根是你们自己埋下的,别怪我们一直想要围攻你们木叶。”

  嘿嘿冷笑,砂忍早就就明白砂隐村的处境和唯一的出路,因为他们根本没得选。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我们木叶太强了,汇聚了忍界中最多的血继忍族和秘术忍族,坐拥最富饶的火之国,发展速度也会是最快的。

  更别说我们木叶还出过初代火影和宇智波斑那等超规格强者,所有忍村都在恐惧着我们,不想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甚至再次出现那种超规格强者横压忍界。

  所以上次忍界大战中都很有默契的选择围攻我们,这次即将开启的忍界大战想来也是被围攻的局面。”

  志村玄鼎补充了一个要点,对此砂隐沉默不语,显然默认了这点。

  木叶的底蕴的确太雄厚了,眼看着木叶与他们之间的距离一天天的拉大,谁能不恐惧?

  “这什么道理?太强了也是错吗?而且我们木叶根本没想过去攻打其他国家,就不能一直和平友好下去吗?”

  自来也不满了,很不喜欢这个论调。

  “你们拥有最好的一切自然有资格说这话,但在我看来,你现在的面孔映照着两个字,无耻!”

  冷笑着回应,砂隐不屑的道:“再者,你们现在是没有进攻其他国家的心思,但未来呢?

  等你们积蓄到足够的力量,甚至再出现如同初代火影那等人物后还会保持这种无耻的想法吗?

  你敢保证吗?你能保证吗?你有资格保证吗?”

  一边冷笑着质问,漆黑的血液从眼睛鼻孔耳朵中流出,让其面容显得分外狰狞。

  这一声声的质问让自来也哑口无言,他的确没办法保证未来的事情。

  甚至连现在的事情都无法保证,毕竟木叶中还有着一个立志于统一忍界的忍之暗呢!

  连自己这个便宜弟子也有相同的理念。

  “怎么会?”

  砂忍的异常让大蛇丸面色分外难看,自然看出对方不知什么时候用毒自尽了,连他都没发现。

  “年轻人,论起用毒,我们砂隐的傀儡师才是行家!”

  得意的向大蛇丸斜了眼,砂忍目光再次落向志村玄鼎。

  “小辈,你是当今忍界为数不多有大智慧,并站在客观层面思考问题本质的人物,也许你能改变现在这个糟糕的境况,希望你能为忍界带来和平!”

  一边吐着黑色的鲜血,砂忍一边笑着开口。

  这个年轻人真的很有智慧,之前那番话语让他都豁然开朗,茅塞顿开,未来忍界的大舞台上,必然有其一席之地。

  “我的道路只有大统一,以绝对的武力统一整个世界,未来必然会与你们砂隐村对上,不过我可以保证不滥杀无辜,并会尽力将伤亡降到最低。”

  与砂忍那真挚的眼神对视良久,志村玄鼎认真的保证道。

  这也是一个渴求和平的可怜人啊!

  不过也对,火影忍者这个世界的确很糟糕,连晓那种恐怖组织的最终目标都是世界和平,这你敢信?

  “已经很好了,与其在这个糟糕的轮回中不断重复着可悲的命运,还不如一刀将之斩断。”

  再次吐出一口腥臭的黑血,砂忍颤颤巍巍的抬起左手,一根查克拉丝线延伸出来,伸向对面的志村玄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