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重生三国之王侯 > 第四十五章 平定颍川(一)
 
  
孙坚带着人一边行走,一边思考,自己把这差事揽了下来,接下来就得好好谋划一番了,自己手里有一万八千精兵,再加上运输粮草的人,大约就有三万左右的兵力了,自己身边还有黄盖等人,要是谋划得当,利用地利可以抵挡十万精兵,要是真的能够把黄巾军消灭掉,自己也可以趁机收拢人心,培养自己的班底!
“将军”程普突然从后面追赶上来对孙坚开口,
“哦!德谋啊,可是有什么事情?”孙坚问道,自己可是知道这程普有勇有谋,算得上自己军中的第一指挥官,平时也都是程普带兵布阵,自己对他可是一百个放心。
“将军,你看这地势险要,又多树木丛林,要是敌军在这埋伏,用强弓硬弩对付我们,那我们损失可就大了啊!”程普担忧道
“不错,的确是有危险,不如我们先占据此地如何?”孙坚道,如果自己先占领了制高点,那么对黄巾军作战就有了优势。
“只怕现在已经晚了,我想黄巾军一定早就占了地利,现在没对我们动手,那是因为我们手里还没有粮草,如果现在动手那就是打草惊蛇,就算真正的交手,那我们也是全力进攻,不会有任何顾虑,如果我们押运粮草,那就不一样了,必定会分心!所以现在我们需要做个选择!”程普道
“什么选择?难道不去押运粮草直接对他们发起进攻?就像你说的,现在打的话,对我们损失很大啊!”孙坚内心有些无奈,竟然还是让波才抢了先机,如果自己先在路上打个伏击就好了!
“可以诈死!引诱波才下山,到时候再反杀!”程普道,只有把黄巾军引出来和他们混成一块,那样才能让他们的弓弩手失去作用,不然就只能当活靶子!
“诈死?怎么诈死?”孙坚十分感兴趣,在这失去先机的情况下,任何的计谋都可以让自己保存实力!
“呵呵,我想到时候波才一定会先用弓弩手射杀我们几个人的,不如把盔甲穿给草人,到时候中箭假死,我们再带头假装混乱,我想波才一定会冲下来抢粮食的,唯一的担心就是,如果波才铁了心要放火烧粮,那就麻烦了!”程普道
“先不管那么多了,一会就诈死,还有,这些士兵哪有都带着的啊,让韩当黄盖带领后军一会悄悄摸到山上,你跟我指挥中军,让祖茂护送粮草,还有一会真要是有箭雨,尽量让汉军去挡着,我们负责收尾!”孙坚吩咐道,看着程普去传令,再看看这地势,苦笑一声,这战争还真是分秒必争啊!
“波帅,孙坚来了,不过还有很多人没到,在半路就驻扎了,我怕是有什么诡计!”亲兵道,毕竟这次是赌,不能有任何闪失。
“嗯,我知道了,一会只管放箭,等着孙坚军大乱以后,再见机行事,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下去抢粮!”波才倒是没那么紧张,毕竟自己还有后手,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那一支到处烧杀抢掠的部队就是卜已的残军,自己已经和他取得联系,给他补足了五千精兵,现在正埋伏在孙坚的后面,在孙坚走后就已经把路用石头封死了,只要自己万箭齐发,就不怕他孙坚不死!
两方都这么按照自己的计划在一步一步进行,却不知道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双双眼睛盯着,就见大约八千多人,个个都精壮无比,脸上涂抹着彩色的药泥用来驱赶蚊虫,手里都握着长弓,背着大砍刀,静静地潜伏在那。“徐先生,我们什么时候动手啊?”张郃问道,自己憋了这么多天了,一直没有机会厮杀,好不容易看到这个机会,真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杀他个天昏地暗。
“张将军不急,先等着看看戏,一会有我们上场的时候,记住了,派人把四处看好了,别让人发现我们,一会出战,不管是汉军还是黄巾军,凡是挡路的一律杀无赦!等到杀完以后,这颍川估计也就快打完了,我们马上赶回常山去!”说到最后,徐庶的杀气已经能让张郃感觉到了,张郃一直不明白,徐庶一介文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杀气,再看看现在手提汉剑的徐庶,一脸的杀意,不由得内心打了个寒颤,这知识分子真他喵的狠啊!
“徐先生放心,一会我们听你号令!”张郃赶紧道,生怕这娃哪根筋不对,给自己一剑,自己和他切磋过,若是单论剑术。徐庶在常山能排第三,这成封和赵云谁厉害不知道,但是徐庶第三是稳了。
“轰隆!”随着一声巨响,卜已把石块木头之类的全给扔在了大道上,把一条路给堵死了,然后带着五千精锐悄悄的在后面包抄过来,打算在孙坚背后发起进攻!只要打败这汉军,那这颍川就是黄巾军的天下了,想想都觉得兴奋,这些日子自己带队烧杀抢掠,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滋润,天天小酒喝着,各种美味美人享用着,比以前在东郡的时候过得都好,自己还真不想放弃这操蛋的生活,要是能把洛阳打下来就好了,听说这灵帝陛下后宫可是佳丽三千啊,到时候抢几个妃子玩玩也不错啊,听说现在的何皇后就不错,想到这卜已竟然安耐不住躁动的心,突然间就想把孙坚一群人给灭掉!
“将军,我们要不要小心一点,毕竟追的太急,会引起孙坚的注意,到时候打乱波帅的计划就不好了!”波才的亲兵对卜已道,虽说喊他将军,但是内心里绝对看不上他,就凭卜已在颍川的恶行,要不是这次需要他帮忙,自己也得收拾他!
“嗯,有道理,大家都小心点,一会看情况!”卜已虽然无能,但不是无知,其实就算再无知的人,经过一路逃亡,大半个月的洗劫,也会变得很精明,卜已沿路探测,不多时就和波才取得联系,并且告诉他孙坚分兵的事,让他早做准备,随后自己多设旗帜以为疑兵,多用弓箭手作战。自己心里打定主意,就在山上打,说破大天也不下去。
地势陡峭,层峦叠嶂,树木丛生,孙坚越走心里越不踏实,这是谁挑选的路线啊,挑这么个路走,这不是明摆了要坑人么,要知道这么危险,自己就不来当诱饵了,看来还得用程普的法子,只是万一这群人不下来,那自己不就只能等死么?就在孙坚乱想的时候,运粮队在前方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了,“兄弟们加把劲,快点过去这,接上粮队以后,听我号令再动!”孙坚一时半会儿没有什么好的法子,只好先这么安排着。山谷里风大,不时传来呜咽声,就好像潜伏了不少猛兽一样,让人听了心里惶惶的。
“感谢孙将军前来接应!”押运粮草的看到孙坚,十分的开心,毕竟这次任务重大,现在总算是交差了。
“小将军客气了,敢问小将军姓名?”孙坚一看这个小将双目有神,骑着一匹大宛马,手里拎着长枪,虽然年岁不大,但是自有一股英雄气,忍不住问道
“在下冯芳,本是陛下西园助军右校尉,只因右校尉淳于琼投靠袁绍,我才升为右校尉,此次奉大将军特意押运粮草来前线,听从差遣!”那个小将军说道,自打上次自己八人被成封轻易打败,自己就再也不敢自大,现在西园八校尉除了十常侍的人,就是何进的人,只有自己和淳于琼还没有选择后台,这淳于琼借回家发丧的时机竟然加入了袁绍的义军,算起来也算是大将军这边的人了,自己要是再不捞点军功,恐怕就回不去洛阳了!
“好,冯将军,既然如此,那就请将军咋送粮草,我等护送,不过此地地势险要,还请将军小心一点!”孙坚笑道
“将军放心,我们这一路走来也不是那么太平的,这大车里都有盾牌,专门用来对付这种地形的!”冯芳笑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在这先埋锅造饭,吃饱了再走!”孙坚突然道,这话让冯芳有些不解,别人都是想快点把粮草运回去,这孙坚怎么和别人不一样呢。孙坚看出了冯芳的疑惑,开口笑着解释道,“前面波才大军有埋伏,但是具体在哪还没有探明,我们有两万人马,我想波才不会带几千人出来劫粮的,因此我们需要时间来了解情况,并且也得养精蓄锐。”
“将军高见!一会我愿带队引诱波才出兵,助将军一臂之力!”冯芳道,
“好!不过将军还是要小心一点,毕竟这看不见的敌人最危险!”孙坚生怕冯芳出点事,要不然不好交代啊。
而在此时的冀州,成封张辽依然在如火如荼的训练着士卒,张梁张宝仍然在各地加固城墙,打算做困斗之兽,卢植上次兵败,现在正在全力收拢残军,从幽州公孙瓒那里借来了不少战马,借着这个时候,让刘备组建了骑兵!要说最开心的,那就只有袁绍了,经过上次一战,袁绍彻底的拜托了袁家的束缚,借着张宝的手除掉了自己势力中袁家的人员,把剩下的精兵强将笼络住,又从四洲征了不少精兵,最最让他开心的就是鞠义训练了八百大戟士,这人数虽然不多,但是都是精良的人马,人人背着五只小戟,两只大戟,要是让成封看到,绝对会说这特么就是弱化版的典韦啊。这八百人曾经前往张燕处剿匪,鞠义就凭着这一支精兵硬是打败了张燕的十万黑甲军,让鞠义和袁绍在冀州名声大震。等到成封知道这个消息以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狠狠地喝了一口酒,亲自拎着鼓锤走了出去,从此常山的士卒就没有安稳过,所有人都在心里暗骂鞠义,没事刺激成封干啥,听听成封的口号“只要练不死,就往死里练”这特么是人干的事儿么。不过这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这群士兵的素质和能力也在快速提高,就连成封都没想到,自己最终训练了十万杀神!
“孙将军,如今将士们已经休息好了,我们何时出发啊?”冯芳有些急不可待,毕竟这可是自己第一次真刀实枪的上战场啊,要是能杀了波才,那就是大功一件啊,回去以后说不定还能混个左将军啥的!想到这冯芳内心是一阵火热啊。
孙坚一看已经到了下午,正是将士们犯困的时候,要是这个时候行动,可能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好!既然如此,那就大军出发吧,冯将军可要小心了!”孙坚道
随着孙坚冯芳前进,山谷里莫名的有了一种紧张的气氛,孙坚暗暗注视着两旁,虽然知道波才在这埋伏着,但是仍然要以身犯险,因为他对自己有信心,也对自己的士兵有信心,相信这次可以把波才干掉,哪怕用这两万人去换掉波才的人马,也是大赚。
“波帅,孙坚来了!”山谷里,波才的亲兵道,波才抬头一看,孙坚果然是带着人马走了过来,“前面路口堵上了么?”波才问道
“堵住了,卜已用石块木头堵住了,还有他的五千精兵也在那,只是孙坚分兵一万在前面接应呢”
“嗯,这样,孙坚大军不可能一起通过,等他先头部队走过,粮车过一半以后,再给我堵住后面路口,我要让他全军覆没!”波才狠狠地说道,毕竟自己好几次都快要打赢了,都是这个孙坚来捣乱,让自己多次折戟!
“是,波帅!”
孙坚越走越发毛,这波才也太沉得住气了吧,怎么还没有动静呢,难道他没有出来劫粮,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朱儁和皇甫崇那边可就麻烦了,但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好方法,只好催促车队快点行动!同时也小心着点,虽说这冯芳说有准备,但是那可是个新兵蛋子,能有啥经验,一会不尿裤子就不错了,至于说的大盾,自己反正是没看见,也不知道是不是半路上都给丢了。就在孙坚开小差的时候,就听到后面轰隆一阵响,紧接着就是哗啦啦一阵,孙坚心里一震,来了,哈哈,看来自己可以功成名就了!
波才一看已经把路封死了,也不再掩饰,直接擂鼓,黄巾军一涌而出,纷纷搭箭,瞄着那些将军模样的人射杀,这就是波才的斩首计划,只要没了指挥官,那这就是一群**的羔羊,自己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啊!”孙坚看到自己的盔甲上射满了箭,配合的大喊一声,就看着那稻草人从马上跌落了下来,汉军一阵慌乱,不少人中箭身亡,黄巾军直接就是来了一波箭雨和石头雨,冯芳反应快,在听到一声响的时候就大喊“树盾,迎敌!”运粮的部队十分熟练的在车底下拖出大盾,铿铿铿的给立了一片盾山,并且随着马车缓缓移动,让波才的弓箭除了偶尔伤到几个运粮兵,其他的都是无功而返,至于孙坚的兵就有点惨了,虽然大部分都穿了木甲,但是禁不住石块的撞击啊,不多时就哀嚎遍野,随着石块越扔越多,道路也变得不好走,冯芳一边指挥盾兵,一边派人清路,倒是也没怎么耽误事,只看得波才一阵气,“大爷的,我就说从洛阳运粮到这的家伙,怎么会没两下子呢!”
“波帅你看,孙坚死了!”随着手势,波才就看到孙坚身上插满了箭,从马上掉了下来,周围的人赶紧围了上去,围的那叫一个严密啊,就看到程普赶紧把盔甲套在一个人身上,然后指挥士兵继续反击,对着山上放箭。波才眼尖,发现这个穿铠甲的人不是孙坚,笑道“还是程普有法子啊,知道找个假人来装孙坚,你们看那个人是谁。”
亲兵一看,现在穿孙坚铠甲的人只是身形有点像孙坚,但是仔细一看,却是孙坚身边的亲卫将军祖茂,看来孙坚的确是完了。“都给我喊,孙坚死了!”波才大吼一声,漫山遍野的都在喊,搞得汉军人心惶惶,不知道如何才好。
冯芳吃了一惊,赶紧回头看,发现的确是没有孙坚的身影了,那个满身盔甲的人是他的亲卫,在隐秘处还能看到铠甲的血,不由得心里一震,赶紧大喊,“保持距离,梯次前进,请孙将军进兵!”身边人跟着一起喊,整个山谷回荡着两个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山歌对唱呢。
“徐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啊?”这神奇的操作倒是把张郃给搞蒙了,自己实在是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两边要靠着嗓门取胜?
“呵呵,看来是孙坚诱敌,中箭了,接着诈死,两边都不确定接下来怎么做,就只好这么僵持着了!”徐庶笑道
“先生怎么知道的啊?”张郃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知识分子怎么就这么聪明呢,自己都不明白什么事,现在听他这么说,自己发现好像是这么个情况啊。
“那先生,我们是继续等么?”
“不着急,先看看再说,敌不动我不动,实在不行就给他们加把火!”徐庶突然间冷笑道,让张郃内心打了个哆嗦,觉得这天怎么冷了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