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天道牧人记 > 第三十二章 城主府的反应
 
林一凡办完了事也没有浪费那一桌酒菜和窗外的风景,收好了枪便坐回了桌旁。

  “少爷,这就是你说的枪?”林云儿一脸好奇地问道。

  有酒有肉有风景,自然不能没有美人作伴。林云儿没有化妆,目的是不想引起太多人注意。哪怕是这样,她也是和林一凡岔开了一段时间才出的门。现在盯着相思阁的人太多,林一凡出门后就发现了不少各个势力安插在周边的眼线。好在相思阁本来就有少量莫家男人扮做的仆役,林一凡从侧门出入时并未引起怀疑。

  林一凡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道:“我有两把枪,一把叫射,另一把叫啊,怎么样,喜欢吗?”

  林云儿以为林一凡又是在讲什么荤话,没有回答,而是默默给林一凡夹起了菜。

  林一凡的那句话的确有点荤,不过更多的还是一些只有他自己能懂的趣味。所谓趣味,自然是要有人跟着一起懂才有趣。林一凡此时便觉得有些无趣,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我还有第三把枪之类的纯荤话挑逗林云儿。

  惊雷过后,大雨紧随而至,街道上没了行人,也方便了两伙黑市混混的厮杀,或者用屠杀形容更准确。

  有了林一凡的晶石支持,肥猫丝毫没有怜惜自己体内的元气,一手握着晶石一手提着刻有符文的砍刀大杀四方,边砍边回复。

  不过肥猫并没有将青鱼帮这次派出的人全砍了,倒不是他准备得不充分,而是城守府的人来得太快。

  黑帮火并,城守府可以不在乎那些黑户混混们的死活,但不得不在乎城内的街道秩序。

  至于周边居民和商户的态度,除了商户们因为血溅在了自家门前有些不吉利导致脸很臭外,光从周围躲雨的人不时爆发出的叫好声就可以看出,这些人只把黑帮的这种厮杀当作一种生活调剂。他们也不担心会殃及池鱼,因为那些混混们比他们更担心发生误伤了。毕竟他们是有城市户籍的真正城里人,受着最严的规矩保护。黑帮若是不想被城守和各大世家带人连锅端了,就必须在打架时多留心。

  至于他们厮杀后留下的残迹,自然有城守府的人出面收拾,最多不过是在晚些时候私下向城守府提交一笔赔偿顺道把被城守抓走的人赎回来,以前大家都是这么干的,也算是一种默契。

肥猫在撤离后的第一时间便赶到了林一凡所在的另一家酒楼里,然后将先前发生的事逐一禀报了一番,尤其是城守府的事。

  林一凡在从谭家出来后便叫肥猫盯住城守府的动静,这一次肥猫能够及时脱身也多亏提前准备了人去城守府盯梢。

  “你是说在你和青鱼帮的人刚一照面,城守府的兵马便出动了?”

  “下面的人是这么说的。”

  “你们以前打架城守府也这样吗?”

  “并不是,我们以前一般是打得快要结束了城守府的人才出来。这一次我们放出的风声是谈判,城守府出动得应该更慢才对。所以我才觉得可疑。”

  “照你的意思,城守府提前便知道会打起来?”

  “应该是这样,可为什么呢?”

  “是呀,他们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林一凡也低声自问道。“会不会是青鱼帮的人提前告知了城守府?”林一凡接着问道。

  “这不可能,城守府是维护规矩的人,而我们是坏规矩的人,若是青鱼帮提前告知城守府可能要打架,那就不用打了,城守府可以直接抓人了。”

  “城守府这么正义?”林一凡有些诧异地问道。

  “以前的城守不这样,也就这位新调来没几年的于大人这样。”肥猫解释道,“以前的城守平日里收了各帮会的钱,就算当场抓了人,转角也就放了。而这位于大人不仅不收下面的人贿赂,那些帮派交的罚款赎金也都入了官库,并没有进于大人自己的腰包。”

  “那你们还敢闹事?”

  “门主,我可以说实话吗?”肥猫低声问道。

  “你有啥事就直接说。对了,别人叫我门主也就罢了,你还是以前那么叫,若是觉得公子叫着不顺口,我允许你叫我一声大哥。哎,我都不做大哥好多年了。”

  “大哥。”

  对着林一凡这样一位面貌年纪和实际年纪都比他小得多的人,肥猫这声大哥叫得极其自然亲切,弄得林一凡自己都有些不好意。

  “小弟不知道大哥你为什么要让人盯着城守府,可若大哥是想对付于大人的话,小弟我还想请求大哥对那于大人网开一面。”

  “为什么?”林一凡的神色更疑惑了。一个是官,一个是黑道混混,各自站在天然的对立面,怎么当混混的还提官说起好话了?

  “因为那于大人是个好官啊。”肥猫回答道,神色中还带些对那于大人的敬佩。“大哥有所不知,以前那些城守虽然不会把弟兄们关进地牢,可平日里要的那些好处可比赎人的赎金多多了。”

  这一点林一凡能够理解,地头蛇最怕的永远不是清官而是贪官。清官做事照章程讲规矩,贪官做事没规矩不说心比地头蛇还黑。

  “可我好奇的是,既然他是个好官,又怎么会允许你们这些在城里开黑市?还允许你们打完架赎人?不应该严厉打击黑恶势力吗?”

  “大哥,你觉得就凭那王霸一个人凭什么能几乎独占整个河中城的黑市?”

  “你的意思是王霸背后还有别的势力支持?”

  “当然啦,就像我找到老大你一样。王霸自然也有他的老大。”

  “那你之前怎么不和我说?”

  “这不是担心老大你被吓跑了嘛。”

  “臭胖子,你竟然敢算计少爷!”一旁的林双儿听见这话立刻怒斥道。

  肥猫讪讪地笑了笑,然后赶紧对林一凡认错道:“对不起老大,我之前一心想着给自己报仇,这才。。。”

  “下不为例。”林一凡的确有些生气,不过他也能理解。换做是他,也可能会做同样的选择。林一凡选择原谅肥猫的隐瞒是因为肥猫主动承认了这事,而不是被他自己发现。否则下一颗子弹很可能就落在了肥猫身上。

  见着林一凡原谅了自己,肥猫也长舒了口气。在见识过林一凡不到一个呼吸间隔着两里连续击杀五人后,肥猫不仅彻底相信了林一凡的能力同时也担心起了自己。因此就算林一凡没有主动提及,他也会把那些事情告诉林一凡。一时隐瞒和一直隐瞒虽然只差一个字,但被拆穿的后果却有着生和死的差别。肥猫不相信自己能一直瞒下去,所以他选择了自首。

  “王霸背后的人是谁?”林一凡接着问道。

  “是杨家。”

  听到肥猫的回答,林一凡的手都忍不住一抖。他要与一个王子斗就已经很吃力了,现在又冒出来了一个比王子强悍不知多少倍的杨家。林一凡本以为这河中城也就是个出了新手村后供人练级刷怪的地方,结果还没开打就引出了两个大boss,其中一个还是世界级的boss。这还怎么玩儿?

  肥猫也知道杨家这两个字的震慑力,这也是他之前不敢说出来的最重要的原因。

  “既然有杨家撑腰,这青鱼帮还怎么搞?”林一凡对肥猫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正因为如此,才不能对付于大人啊!”肥猫赶紧解释道,他现在已经和青鱼帮撕破了脸,可不能没有林一凡这座靠山。

  “这话怎么讲?难道于大人和杨家有仇?”

  “于大人和杨家没私仇,但陈国和杨家有仇。这几年要不是城守府一直在打压青鱼帮,我和我手下的那些人也不可能在城里混下去。”

  直到此时,林一凡终于相信了肥猫说于大人是好官这番话,杨家可是连他都不敢惹的庞然大物,那位于大人为了陈国竟敢与杨家养的人作对。这份勇气和对陈国的忠诚林一凡没有,所以他开始有些敬佩起那位于大人了。只是这于大人既然是个清廉忠诚的好官,又怎么搅合到莫家和谭家的事里面了?

  要想搞清楚这些,恐怕还要等郭秋月那边传出来的消息才行。

  “城守府那边,你还要继续派人盯着,我暂时也不会对付于城守。”林一凡指示道,“你待会儿就先照以前的惯例,把今天给外面造成的损失赔了,同时问问能不能让我见见城守,试探一下那位于城守的态度。”

  收到指示,肥猫正准备离开,却又被林一凡叫住。

  “先把饭吃了吧,我们又没有人被抓,不急着去城守府。”

  肥猫心中感动万分,也知道了林一凡并不会因为杨家牵扯其中便将他抛弃,顿时有了愿为林一凡抛头颅洒热血的冲动。同时也感慨自己的老大手段厉害,连他这种老油条的心都被收买走了。

  其实林一凡本人并没有用这种行为收买人心的想法,他只是觉得自己和林云儿二人吃完不这桌菜太浪费。粒粒皆辛苦,前世的困苦让他养成了不浪费的习惯,可偏偏这里的雅阁吃饭和前世饭馆的包间一样,必须点足够的菜才会给房间。

  饭后,林一凡带着林云儿一道回了相思阁,倒不是他忘了要避嫌,只是他发现这样的避嫌毫无用处。

  一个小小的黑帮抢地盘便能引出杨家这种层级的势力,这个世界顶层势力伸出的手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长得多,而他要做的每一件事闹出的动静都不小,要不了多久便会被人查出来,甚至现在就已经被人查出来了。

  再那么偷偷摸摸不光是掩耳盗铃,还会给那些敌对势力错觉,认为他在害怕,好欺负。事实上他确实好欺负,随便来几个中级修行者从近处偷袭都能把他干掉,毕竟拔枪上膛也需要时间。扮猪吃老虎只有在自己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才可以,实力弱小时反而要扯虎皮做大旗,越是镇定自若,才越会让人看不透。

  想明白了这些,林一凡便再也没走过相思阁的侧门和后门,而是拉着林云儿,在一帮美艳姑娘们的恭敬相迎下,直接从前门走了进去。

  林一凡的猜测没错,从他那日当着于冲的面宣告莫相思是他女人时开始,便已经有人在专程打探他的消息,他之前出门做的种种伪装其实都已经被人记录了下来。

  而做这些事的人,正是城守府的人。

  “你回去转告你们门主,我可以见他,见面的时间地点由他定,我一定准时到场。”城守府里,于震命人将肥猫带来的钱送去官库登记造册后,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