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帝师大人又上门了 > 第三十九章 姜沐的过往
 
  突然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姜意转身望去,只见一身白衣的公子哥缓缓走来……
  “哥哥”姜意跑了过去,抱住了姜沐的……腰,她暂时也就这个高度了。
  “意儿怎么来找哥哥了?”姜沐抱起了姜意,宠溺的问道。
  “哥哥,我重吗?”姜意突然问道。
  古往今来,不管是哪一个阶段的女孩都喜欢问这么致命的问题。
  姜沐:“……”
  “不重。”
  “骗人,你刚刚迟疑了一下。”姜意可没有放过姜沐有一片刻的迟疑。“放我下来。”
  “怎么了?”姜沐不疑有他,乖乖地放下了姜意。
  姜意一被放下,立马转身气呼呼地来到了陈语嫣的身边,不再搭理姜沐。
  “哈哈哈”姜越陵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儿子,心中暗自说了一句:活该。
  “爹,娘。”姜沐给他们行了一礼。
  “行了,进去吧。”姜越陵嫌弃地说道。
  “是,爹娘请这边来。”姜沐说着推开了这宫殿的大门。
  他昨天没有来这里,而是去跟姜潮睡了,所以并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院中两个下人打扮的人正歪着头说着话呢。
  “你说这世子什么时候来呀?我听说他昨晚在太子殿下的宫殿中睡的。”高个子的说道。
  “这我也不知道,听说世子好看,一点也不比太子殿下差。”矮个子的回道。
  “是吗?这事你们都知道?”突然一道冷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你们是谁?进来做什么?”两人被吓了一跳,回头望去,见姜意他们穿的不是很贵衣裳,看着也没有什么特色的样子,胆子这才大了起来。
  “知不知道这里是子修世子的宫殿,可不是阿妈阿狗可以进来的。”高一点的站了出来说道。
  子修是姜沐的字,昨天皇上赐的,就连这宫殿也是。
  “哦?我竟不知道这里是你们管的。”姜沐真的很想笑,这些人都在说是他的宫殿,可他不就站在他们的面前,却认不出他,这是何意?
  “世子,你终于来了。”掌管这宫殿的公公跑的快断了气,从守门的哪里听见世子过来了,他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跑了过来,就害怕慢了一步。
  “王爷?郡主?”李公公站定,正要给站在前面的姜沐行礼,却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姜越陵以及陈语嫣,连忙下跪行礼。
  “奴才见过王爷,郡主。”
  李公公怎么也没有想到,世子第一天来,王爷以及郡主也跟着来了,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女娃娃就是公主了,虽然还没有封典,但迟早也会是的,谁让这宫中一个公主都没有,他也是宫中的老人了,这宫中流传的他也是知道一二的,所以在面对女娃娃的时候他也恭敬的行了礼。
  “起来吧,李公公的管理能力好似不行了。”姜越陵漫不经心地说道。
  姜沐见自家爹爹出面了,也就退后了一步,让他爹来,这种得罪人的事情还是他爹来吧,毕竟他才刚刚来这里,什么都还没有摸清呢。
  “王爷饶命,这下人奴才会好好处理的。”李公公狠狠地瞪了那两人一眼,这个时候竟给他添乱,果然那老不死的,训练出来的人越来越没个样了。
  “这次就算了,下一次在这样就放到辛者库吧。”姜越陵看着儿子退后了一步,想了想反正他也不住这里,儿子的宫殿就让他自己来吧,自己来那些人才会听他的。
  “是,谢谢王爷。”李公公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恭敬地说道。
  “下去吧,我们随便走走。”姜越陵摆了摆手,让他下去。
  “奴才告退。”说着退了出去。顺便把那两人带了下去。
  这两人是不会再出现在姜沐的眼前了,因为已经被分配到了打杂去了。
  姜意他们来到了凉亭中,拿出了打包过来的馄饨,因为是用食盒打包的,所以还是热乎,只是有些烂了。
  “哥哥,烂了,不好吃了。”姜意可惜地望着那馄饨。
  “没事,很好吃。”是妹妹拿来的,什么都好吃。
  姜沐大口地吃着馄饨,姜意果然忘记了刚发生的事情,与姜沐说起她昨天发生的事情。
  姜越陵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家儿子:就会哄妹妹开心!
  陈语嫣则是无奈地看着他们。他们这样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哥哥,我们走了,等你沐休了一定要回家哦,意儿带你去隔壁吃糕点。”姜意站在马车旁对着姜沐说道。
  如果被逸辰知道她只是为了糕点一定会……还是会欢迎她去的。
  “好,哥哥记得了。”姜沐宠溺地说道。
  妹妹还是喜欢带他去蹭别人家的糕点。
  用姜意的话来说就是别人家的糕点糕点好吃,就算陈语嫣给她买了,她也还是喜欢带出去跟别人家换。
  这个癖好陈语嫣可是头疼了好久,直到福婆子让儿媳天天花一点时间做糕点这才好了一点,当然陈语嫣是给了工钱的,不然葛婶子也不可能白费功夫做了三年的糕点。
  “回去吧,宫门要落锁了。”姜越陵白了姜沐一眼,抱着姜意上了马车。
  “哥哥,拜拜。”姜意伸出了一只手挥了挥。
  “拜拜。”姜沐也挥起了手。
  “照顾好自己。受委屈了就回来说,娘和你爹还是可以会你做主的。”陈语嫣看着已经露出少年风采儿子,心疼地说道。
  “娘,我知道的。”姜沐的鼻子一酸,眼眶微红,却倔强地说道。
  “娘走了。”陈语嫣看着倔强的孩子,轻叹了一口气,上了马车。
  姜沐目送着王府的马车离开,他想起了很多事情……
  从他记事起,他爹对他的要求就很严格,爹总说他以后是要接手王府的,守护姜氏的天下的,他没有自由,他也不能松懈,在有妹妹之前爹娘的目光还是在自己身上的,可有了妹妹之后,爹娘的目光都在妹妹的身上,对于他的要求越来越严格,甚至把他扔在山林的深处,让他与饿狼打斗。那时他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他们的孩子,他全身饥饿,浑身是伤的回到家中,迎接他的是两岁不到的糯米团子,而他那心大的父母,一个在镇上、一个去了别人家串门。
  |“哥哥,饿。”
  那是他妹妹第一次喊哥哥,第一次说话,这件事他没有与任何人说过,从那以后他无条件地顺从妹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