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帝师大人又上门了 > 第一百章 姜潮归来
 
  “听晨!”
  听泽惊呆了,听晨则是傻掉了,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听晨,你感觉如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姜潮脸色一变,他大步走到听晨的身边。
  听晨反应了过来,连忙退后,离他们有两丈远。
  “主子,不要过来,属下暂时还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听晨仔细感知了自己身上的每一处地方,见没有什么异样,这才说道。
  “你快去找个地方洗一洗,我们尽快回城里去。”姜潮满脸严肃。
  “是,属下这就去。”
  听晨也明白事情有些大条了,赶紧离开去洗一洗了。
  “主子,听晨他会不会……”
  后面的话听泽没在说下去,但大家都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不会,本宫的属下,怎可让他有事。”姜潮冷酷地说道。
  “收拾东西,我们回去。”
  姜潮扔下了郝县令,带着他的队伍回到了城中。
  “听晨,你没事吧?”听泽担心地问道。
  “咳咳,我没事……”
  可这句话才刚说出,就喷出了一口鲜血,随之倒了下去,好在听泽及时扶住了他,这才免了听晨摔在地上的场面。
  “主子。”听泽着急地大喊了一声。
  “去把意儿请过来。”
  姜潮还是比较相信自家妹妹的,这个时候他脑子里唯一浮现的只有姜意。
  “是。”听泽把人交给了身边的同伴,运起轻功,飞快地往隔离区而去。
  “这些药暂时就先这样吧,让人尽快熬煮上,送给病人,切记,一定要每个人都分发到位。”
  姜意板着一张脸,本是圆润的脸蛋,因为这几天的劳累,已经露出了尖细的下巴。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她张开了不少,现在的她隐隐有了一种亭亭玉立的少女感,不在像以前那满脸的婴儿肥了。
  “是。”张院判和一起过来的太医们恭敬地回应。
  得到了他们的回应,姜意这才放下心来,这几天她睡得不是很安稳,就怕再出现新的情况,那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治了。
  “意儿,我们今个儿早些回去。”
  欧阳玉溪可是心疼坏了,她一直跟在姜意的身边,姜意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小细节,她都观察的一心二楚,所以她很心疼这个小姑娘,明明还这么小,却为了全天下的百姓挺身而出,实在是勇气可嘉。
  “好。”她微微勾唇,眼眸柔和。
  “意儿小姐,意儿小姐,你在哪里?”
  这边听泽慌张地跑遍了全隔离区,都未曾见到姜意的身影。
  正在他心灰意冷时,视线刚好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在往上看时……正是他要找的人!
  “小姐,小姐……”
  他一个踉跄,整个人扑倒在地。
  远处的姜意好似感应到了什么,她转身看了看却没有见到什么人。
  “怎么了?”欧阳玉溪好奇地回头望。
  “好像有些在叫我。”姜意摇了摇头。
  “没有吧?”欧阳玉溪仔细听了听,也没有听到有人在叫姜意。
  “嘿嘿,可能听错了。”姜意憨笑。
  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太累了,出现幻觉了。
  正要准备踏上马车,听泽已经起身快速的跑了过来。
  “意儿小姐。”
  “意儿,好似有人叫你。”欧阳玉溪这次是真实听到有人在叫姜意了。
  姜意把抬起的脚放了下来,转身就看到一脸土灰的听泽正往这边跑。
  “跑什么跑,慢点,你扬起的灰都吹到我家小意儿身上了!”欧阳玉溪大喊一声。
  听泽一愣,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又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这,怎么有人跑个步也摔了?”欧阳玉溪捂脸,无奈道。
  姜意则是嘴角含笑,并没有回应。
  她走了过去,正要扶起听泽,听泽慌张地拒绝了。
  “小、小姐,属下自己来。”
  等他站定,姜意才问起话来。
  “哥哥回来了?”
  “主子回了,但是现在有个麻烦,还请意儿小姐能走一趟。”听泽抱拳恭敬的说道。
  只是他的语气有些急,姜意也是注意到了。
  “我现在正准备回驿站。”姜意说道,其实她的意思是如果能等就等她回去,如果不能等那就只能让他抱自己回去了,毕竟外界并不知道明慧公主会武功,就连欧阳玉溪都未曾可知。
  “马车太慢了,意儿小姐,得罪了。”听泽皱了皱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带我吧。”姜意从他的话中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也不管那些礼仪了。
  “姐姐,我和听泽先回去,你在后面慢慢来。”
  姜意回头吩咐了一句,就示意听泽带她走了。
  “好,你们注意安全。”欧阳玉溪喊道,看着消失在天际的人,她连忙也坐上了马车,回去看看是什么个情况。
  路上,姜意也从听泽那里知道了听晨的事情,虽不是很意外,但是被患者传染,这还是她第一次碰见,所以他们这些外出的人十有八九是被传染了,只是还在潜伏期。
  “你的手给我看看。”姜意被听泽放到地上,就拉着他的手诊起脉来了。
  “意儿小姐,是不是属下也感染上了?”听泽拉开了他们的距离,满脸紧张。
  这要是他也有,那与他接触的意儿小姐不是更危险了吗?
  “不,还不确定,只是我需要诊脉看看是不是有被传染上的迹象,你也不要紧张,我没有那么容易被传染。”
  姜意有些好笑,说实话,她有空间在,又常吃空间的产物,虽然空间里的东西她至今不知道有什么特效,但是她知道自己并没有那么容易被传染。
  “真、真的吗?”听泽还是不信,小心翼翼地问道。
  “自然是真的,你还不快点过来,我们还要回去给听晨看看呢。”姜意收起了玩闹的心思,板着脸,严肃地说道。
  “是。”
  听泽只好伸出了自己的手,比起自己还是听晨重要,可意儿小姐却要先给他诊脉,他只好服从。
  诊完听泽的脉,她皱了皱眉,并不说话。
  听泽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了,等着姜意的诊断。
  “先去看看听晨。”姜意抿了抿唇,一言不发。
  “……”
  没等来姜意的诊断,听泽也不急,带着她来到了听晨的房间。
  “主子,意儿小姐来了。”听泽恭敬地说道。
  “嗯。”姜潮应了一声。
  他站起来打算去迎迎姜意,姜意已经走了进来,并且直线走到了他的身边,抓起了他的手,开始诊脉。
  “???”
  他又没有事,诊什么脉?
  可这句话姜潮很聪明的并没有说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