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帝师大人又上门了 > 第一百零六章 欧阳宇儿
 
  “小姐姐,你在这里坐什么?”
  六岁孩童稚嫩的声音在姜意的身后响起。
  “嘘,小点声,不要惊动到里面的人,他们在制药呢,不能打扰。”姜意捂住了欧阳宇儿的嘴巴,在她的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唔唔”欧阳宇儿疯狂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安静点,懂?”姜意迟疑了一下,还是放开了手。
  “嗯嗯”欧阳宇儿很聪明的选择暂时听话。
  “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欧阳宇儿往门后移进去了一点,小声地问道。
  “我在看看他们是如何制药的,听说神医谷里的出来的大夫各个都是厉害之人,所以我就是想来看看,看看是不是真的如世人所说的那样。”姜意一本正经地说道。
  两人在门后说悄悄话的情景,被楼上的欧阳玉溪看在了眼里。
  “三长老,这宇儿公子什么时候和一个丫头怎么要好了,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宇儿公子竟然笑得这么开心。”站在欧阳玉溪旁边的小姑娘,一脸郁闷,语气中带着一丝酸意。
  “她比你大,还有要叫师姐,记得了?”欧阳玉溪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眼中的警告不可言语。
  “是。”小姑娘脸色大变,在面对欧阳玉溪时,却不得不表示自己的尊敬。
  “回你房间里去吧,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要出来了,没看见师兄弟们都在忙着吗?帮不上忙就不要给人添乱。”欧阳玉溪对小姑娘的这番话可谓是重了一些,不过她并未发觉。
  只是小姑娘的心里产生了一丝变化,当然欧阳玉溪是看不出来的,她此时正走下楼去,把那两个小家伙抓起来,不然一直蹲在地上说话多费劲啊,好不如去房里吃吃点心,喝喝茶水。
  “咳咳。”
  走至两人身后时,他们还在探着头,不知在讨论什么,就连她的假咳声都未曾发觉。
  欧阳玉溪耐着性子,竖起耳朵仔细地听了听。
  “看到那边长着胡子的男子了没有,哈哈哈,他上次才刚刚尿床,可笑死我了。”欧阳宇儿的声音虽是压低了,可那一笑就颤抖的肩膀就知道他有多能忍了。
  欧阳玉溪:“……”
  四师兄,这种事情你都能被小孩子知道,那估计谷里也都知道你尿床的事情了吧?
  其实是欧阳宇儿拿水倒在上面,单纯的四师兄是被陷害的。
  “还有那边那个,就是穿白衣服的那人,你知道吧,他其实不爱干净,可就是喜欢穿白衣服,他大概是不知道白衣服是有多容易脏吧,哈哈哈。”欧阳宇儿指着身穿白衣服的高大男子说道。
  欧阳玉溪:“……”
  这,二师兄不是一直都是穿白色衣服的吗?这穿白衣也有错了?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姜意好奇地问道,虽然说这些事情确实是挺好笑的,可姜意就是突然有些心疼他们。
  “因为都不是真的呀,都是我弄的,尿床的事情,爱穿白衣的事情,还不是因为我把他其他颜色的衣服扔了,不得已他才穿的。”欧阳宇儿沾沾自喜,带着分享的心思,说给自己交的朋友听。
  “呵呵呵。”姜意尴尬地笑了笑。
  原来这么多的事情都是眼前之人做出来的,害的她以为是真的,本想记下来,说不定哪天会用的上呢。
  “欧阳宇儿,你长本事了,竟敢欺负师兄弟们,亏他们对你就像对待家人一样,你真是无法无天了,给我过来。”
  欧阳玉溪脸色难看,并且还有一丝尴尬,这个臭小子到底都做了哪些好事情了!今个儿要是不说清楚,就别想给她吃饭了!
  “疼疼疼,姑、姑,我错了。”
  被突然捏住耳朵的欧阳宇儿疼的大叫起来,这一声叫使得还在认真分药、制药的人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致看向了他们所在的地方。
  姜意:“……”
  这好像不关她的事情吧,为什么那些人的目光里还有她?不是应该看那边在惨叫的欧阳宇儿吗?
  身穿白衣的男子走了过来,神情有些严肃。
  “制药禁地,请勿大声喧哗。”
  “你个二愣子,还不快过来救我。”欧阳宇儿一见是白衣男子,连忙大声呼叫。
  “你再说话,就不要进来这里,赶紧跟我出去,还有小意儿你也过来吧。”欧阳玉溪对欧阳宇儿凶狠道,可在面对姜意时却是温柔有加。
  欧阳玉溪的转变别说在场的人愣住了,几时欧阳宇儿的嘴巴都睁的老大了,震惊地都合不拢嘴。
  就这么一愣神的时间,他就被欧阳玉溪给拉了出去。
  而白衣男子把事情都交给了四师兄,也跟着出去了。
  隔壁一间屋里,姜意和欧阳玉溪以及后面来的白衣男子坐在一张桌子上,至于欧阳宇儿则是被罚站了……
  “姑,好累哦,我可以休息了吗?”欧阳宇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说呢?”欧阳玉溪眼神冰冷,语气中带着一丝警告。
  “不可以。”欧阳宇儿自问自答。
  “知道就行,好好站着,不然你就给我回家去,这里可不是你玩闹的地方。”欧阳玉溪倒了几杯茶给姜意他们。
  几人不说话,就这样沈默地坐着,谁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姜意在这边还吃好喝,好玩好聊着,玉玲那边却是冰火两重天……
  主要原因是她吃烤鸡吃到吐了,她想大概在未来的几个月甚至更久,她不在烤制烤鸡了,谁说“烤鸡”这个词也不行。
  “呕~”
  玉玲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呕吐了,她现在只是想把肚子里的东西都吐个一干二净。
  “唉,玉玲啊,你能不能不要在吐了,吐得我都没有胃口了,这还有这么多浪费可不好。”如梦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刀,以及一块肉。
  “唉,可惜了,这品质勉勉强强能上手吧。”
  玉玲:“……”
  救救你不要再说了好吗,这么一说就让我想到了但时的画面……
  两年前她们在深山中历练,刚好抓到了敌国的细作,姜意对于审问之类的并不是很感兴趣,然后把人给了如梦,让她审问,就不再理会了,等姜意再一次想起那细作时,那人就只剩几块骨头了,肉都被某个人剃的一干二净,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地上……
  而看了全过程的玉玲她们非常害怕如梦拿刀,因为那将是一件很可怕,很恐怖的事情。
  ------题外话------
  实在抱歉,今天有些忙,都忘了要更文了,明天尽量早点,啊啊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