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帝师大人又上门了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姜越陵被追着打
 
  把这件事交给姜意后,陈语嫣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倒是姜越陵满脸愁容,就连吃饭有时都忘记了自己拿在手中的筷子,常常到处寻找……
  全府上下都知晓了此事。
  “公主,好多小姐妹都来问奴婢知不知道王爷怎么了,说是王爷记忆好像有些下降,常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是这样的吗?公主,奴婢看王爷很正常啊。”花璐咬着糕点,一脸茫然的说道。
  姜意:“……”
  这丫头,在本公主面前说本公主的父亲不正常,不怕本公主让你一辈子都扫院子么?
  “公主,奴婢又研究出新品了,是公主常常挂在嘴边的蛋糕,你快尝尝,是不是很好吃?”
  玉玲匆匆忙忙地端着一个盘子跑了进来,一根头发丝都没有见到凌乱,连呼吸都不带喘一下的。
  “蛋糕?我看看。”姜意一听是蛋糕,麻溜的从躺椅上下来,一路飞奔到玉玲的身边。
  “公主,你看。”玉玲把盘子放在桌子上,拿起了上面的盖头。
  一个白花花的东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就连隐身在暗处的似荆都被吸引了出来。
  “这……这是什么?”花璐惊呼道。
  这白花花的,看上去一点食欲都没有,这要怎么下口。
  “额……那个……”
  玉玲看着众人讶异地眼神,紧张得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下次记得雕花,你这样弄成一坨,我也没有什么食欲,拿下去吧,我们就吃前面的这些就行了。”姜意捂脸不想直视。
  她一向喜欢颜值高的东西,只要弄的精致小巧,她都喜欢的。
  这一次,算了,她不想看这么一坨东西,还是白的不像话的东西。
  “公主,要不奴婢帮你尝尝,要是好吃的话,下次让玉玲做的好看些,还要摆盘装饰。”花璐直勾勾的盯着那盘子里的蛋糕的东西。
  “嗯。”姜意点头。
  “那我开动了。”花璐拿起小勺子,在边边上挖了一下,放进了嘴中。
  “唔,好好次。”
  柔软的触觉令花璐眼前一亮,她有挖了一大勺给了如梦。
  “唔,确实不错,香香甜甜,还有一股蛋香味,有些像我们常吃的蛋挞。”如梦朝着玉玲竖了一个大拇指。
  似荆从花璐手中夺过了勺子挖了一大块。
  “好吃,继续努力。”说完又挖了一块,消失在了她们的眼前。
  “似荆,你个死丫头!”花璐瞪大双眼,目光死死的盯着只剩下一点的蛋糕,怒喊道。
  可惜呀,似荆已经隐藏在了黑暗中,任凭花璐怎么叫唤都不出来。
  玉玲看着盘子中为剩不多的东西,忍不住汗颜。
  她是给公主做的,这些个人怎么老是抢着吃,就不知道给公主留些嘛……
  姜意:“……”
  亏了,早知道就不给她们吃了,她自己吃不香嘛……
  “爹爹……”吃过了饭,姜意喊住了要出去的姜越陵。
  “意儿,有事吗?不重要的话可以等爹爹回来再说好吗?”
  姜越陵停下脚步,看了看姜意,又看了看天色,为难的说道。
  “爹爹,我就问一句话,绝不耽搁你太多时间。”姜意伸出手,比划道。
  “嗯,意儿说。”姜越陵停下脚步,整理衣裳,笑着说道。
  “爹爹近日是有什么烦心事吗?丫鬟们说经常看到爹爹你在花园中发呆,还念念叨叨,不胆小的丫鬟们都吓到了,至此都不敢从花园那边过去,还有他们说府中主子们的开销好似在一点点下降,他们过来反馈说如果府中困难的话,可以不给他们月银,只要吃饱喝足就可。”
  说出这些话时,姜意觉得有些诡异,可又不知是哪里不对。
  “咳咳。”姜越陵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就因为他在后花园念念叨叨,从而吓到了丫鬟们,可他们又是从哪里知道陵王府缺钱的,他们陵王府缺钱吗?缺吗?
  缺!
  姜越陵就差喊出来了。
  现如今宫中提倡少食少量,皇上更是在朝廷上明里暗里让一些大臣捐钱,就差没有指名道姓了。
  作为唯一的一位王爷,他能不亲自做榜样吗。
  “这件事,意儿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知道了只是增添烦恼罢了。”姜越陵苦笑着摇头。
  “爹爹不说,意儿怎么会知道,说不定意儿能够有解决的办法呢。”姜意直视着姜越陵,固执己见。
  “这……告诉你也可以。”姜越陵想了,最后还是决定告诉姜意。
  “爹爹是说国库空虚了!”姜意拔高了音量。
  “嘘,你小声点,此事不容外传。”姜越陵吓得捂住了姜意的嘴巴,低声道。
  “唔唔。”姜意被捂住了嘴巴,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
  “爹爹放开,你可不许大声啊。”姜越陵不放心的叮嘱道。
  “嗯嗯,唔……”放开我!
  姜意怒瞪眼前之人,气得白眼都出来了。
  “呵呵,意儿不好意思啊,是爹爹太莽撞了。”姜越陵不好意思的与姜意道歉。
  “哼!”姜意冷哼一声,她看着远处走来的人,大声的呼喊了一句:
  “娘亲,爹爹欺负意儿!”
  “姜越陵,你又欺负意儿了,老娘都和你说多少次了,啊?”
  陈语嫣气急败坏的喊叫声,响彻整个陵王府。
  听到声音的小厮丫鬟们都停下了脚步,过了一会儿才各种各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等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了……
  于是,在姜意的喊叫下,姜越陵被陈语嫣追着满院子里打,好在姜越陵使出了全身的轻功,这才得以躲过一劫。
  罪魁祸首早就知道在两人打的不可开交之时逃出了府外,正在往太子府而去……
  “公主,国库真的没银子了吗?可举办那个比赛还是有很多银子的,为何一夜之间就什么都没有了?”花璐不解地问道。
  其他人也跟着竖耳认真听姜意是如何说的。
  “我们不是还举行了一场庆功宴麽。”虽然她哥并没有到场……
  “哦,所以是在那个时候用完的,那岂不有王妃的一份子……”花璐恍然大悟。
  “说什么呢?准备宴会的不是还有高贵妃吗?说不定是那女人在背后搞鬼,不然怎么好好的宴会,会出现那种事情,现在又没有银子来赈灾,奴婢就不行没有高贵妃在后捣乱。”如梦气呼呼地说道。
  “不可胡说。”姜意制止了如梦的话。
  她确实知道高贵妃在后面捣鬼,可是她退出了一个那奶娘,把事情给圆了过去,那么国库这件事,也不知她还有什么法子。
  ------题外话------
  老是忘了更新,蠢死我得了^O^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