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火影公会小酒馆 > 第六章 星牧流战斗方式
 
  火影大楼,三代办公室。

  三代一身火影袍,猛吸了一口烟,看着眼前的红发青年。

  团藏则板着一张脸,站在三代旁边,同样盯着星牧。

  三代扯起一抹笑容:“星牧啊,好久不见啊,这次回来待多久啊!”

  星牧阴阳怪气的道:“不走了呀,才六年鸣人就被欺负成这样,再走以后我死后去地下,没脸见水门和玖辛奈啊!”

  三代和团藏脸皮都很厚,干笑了两声,并没有接星牧的话茬。

  星牧冷笑着:“怎么?不给个交代吗?谁把鸣人是九尾人柱力的事到处散布的?”鸣人被星牧留在火影大楼一层,有些事情可以敞开了说。

  三代正想说什么,团藏便阴恻恻地开口道:“人柱力就是人柱力,怎么还不让说了?”

  星牧气笑了:“你是被三代宠坏了?你觉得你做的对?”

  团藏没说话,但那平静的脸上看不见半点后悔。

  三代瞪了眼团藏:“团藏,你少说两句!”

  星牧笑了笑,看着团藏。轻蔑地笑意让团藏恼羞成怒。

  星牧突然消失,下一瞬间出现在团藏眼前,一拳打在了团藏脸上。

  “轰!”

  一声巨响,团藏的身体撞碎火影大楼的墙壁飞了出去,砸进了对面房子里。

  传说三忍之一纲手的怪力,星牧学来,作为主要体术手段,漩涡一族与千手一族同为六道仙人的后裔,且都是身体方面的传承,星牧作为漩涡一族的天才学纲手的怪力自然容易。

  “星牧!团藏虽然有错但你也不用动手啊!”三代短暂一愣,反应过来冲星牧喊道。

  “不用动手?我看他就是被你惯的,什么都想掌控在手中,权力欲望都要溢出来了!”星牧回道,说完一个瞬步朝团藏追了上去。

  团藏在一堆废墟中站起,深知星牧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他,快速结起了印:“风遁·真空玉!”一束束空气柱直刺向火影大楼方向。

  星牧挥动右拳,怪力再临。

  团藏见星牧空手想与真空玉对碰,不禁冷笑一声:“呵,愚蠢!”

  真空玉与星牧的拳撞在一起,竟像消失一般,没对星牧造成任何伤害。

  星牧的拳落在了团藏架起的双臂上。

  “咔嚓。”

  团藏双臂尽皆弯折。

  星牧可没礼让的心思,左右开弓,拳力全部倾泻在团藏身上。

  “轰轰轰!”

  团藏被深深砸入地底。

  “星牧,住手!”三代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喊道。

  三代快速到达战场“通灵术·猿魔!”一只戴着木叶护额穿着衣服的猿猴被通灵了出来。

  猿魔疑惑的问三代:“这是怎么了,敌人打到火影大楼下了?”

  三代:“没时间解释了,快变成金刚如意棒!”

  猿魔见此也不多问,变成了一根棍子。

  三代提着金刚如意棒,全力挥动,终于挡住了星牧对团藏的连击。

  金刚如意棒与星牧的拳头连连碰撞。

  看似星牧落入下风,但不久后,猿魔化身的金刚如意棒却先发出了哀鸣。

  “猿飞,星牧的拳上有古怪,我的查克拉无法运转了,化身要结束了!”猿魔是认识星牧的。

  说着“嘭!”的一声消失,回到了通灵界。

  三代看着星牧拳上类似于封印术式的纹路,有些震惊。

  星牧对三代说道“这次只是警告,这些年我也没尽到照顾鸣人的责任。我不希望有人再散布鸣人是九尾人柱力得信息了,即使得不到对英雄之子应有的待遇,那也应该有普通孩子的待遇吧!下一次团藏再搞事情,就不是打一顿这么简单了!”

  经过这些年的沉淀星牧形成了属于他自己的独特战斗方式,将怪力拳与封印术融合,封印术印于星牧拳上,只要不是太过于强绝的忍术,A级以下的攻击忍术会在接触星牧拳头的瞬间被封印,造成成忍术被瞬间泯灭的效果,怪力拳直接落在对手身上,加上星牧仅次于门师傅(水门)的瞬身,团藏这种纯忍术型选手对上星牧只有等死,况且比忍术星牧也不差,当年十四岁成为影级靠的就是一手水遁风遁和封印术。可以说除了幻术,其他方面星牧都走到了影级的极限,再往前就是超影了。

  所以星牧有这底气和三代谈条件,现在以他的实力,三代唯一解决星牧的办法就是尸鬼封尽,但是论封印术,星牧可是这世上绝对的专家,尸鬼封尽能否解决星牧还是个未知数!况且这事是星牧站理,三代也不好说什么。

  三代也是有些复杂的看着星牧,当年跟着玖辛奈屁股后面的小屁孩儿,现在也长成了一个强大的忍者了。

  “星牧啊,下次……下次冷静点吧!不要突然打人,坏了规矩。”三代提起被打得不成人样的团藏拍了拍星牧的肩,瞬身离开了。

  星牧看着三代的背影,也是有些感伤,本来今天是抱着与三代打过一场的心思来的。可当年那个杀伐果断的“忍雄”也老了啊!

  星牧不想再和三代计较了!

  为什么?

  九尾之夜那天,不仅是星牧失去了亲人啊。

  那年的产房里死去了一位来给玖辛奈接生的老人。

  那个老人叫猿飞琵琶湖,是三代火影的妻子。

  那天,三代一定也很绝望吧,妻子,最器重的后辈都没了。为之奉献一生的村子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猿飞琵琶湖的死,是水门一家欠三代的。

  怨报了,气消了,星牧便不会再对三代不敬,不管三代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对水门一家除了鸣人这事办的不地道,其他便都是恩情了。

  星牧不是一个大义凛然的人。他很简单,别人怎么对他,他就怎么对别人。星牧可以不喜欢三代,但他绝不会以怨报德,他只会在能力范围回报恩情。

  星牧看着匆匆赶来的暗部,默默瞬身离去,回到火影办公室,从火影大楼下楼去找鸣人,该带小鸣人回新家了!

  “呐,鸣人,回家吧!”

  “可是舅舅,刚刚那边好大的动静啊,是不是敌人打进来啦?”

  “没有,只是两位上忍切磋了一下!”

  “哇,上忍真厉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