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363.版本答案—召唤物
 
  银白色的雾气蔓延,茫然前行的浸染并没有发现,被薄薄一层迷雾笼罩的地面上,银白色的轨迹已经悄然蔓延。

  一只走在最前方的海妖感受到了痛感,漆黑无神的瞳仁轻微转动,而后视线一点点向下探寻。

  不规则的晶簇自他的双腿向上蔓延,瞬息间,晶簇将他与大地连为一体,好似雕像的底座。

  蚊子叮咬的刺痛在两三秒内快速升级,如同万千刀刃片割的巨大痛楚不间断的袭来,他不住地嚎叫,但晶簇的蔓延仍在加快。它们从海妖腕部撕开了一个伤口,涌了进去。不一会,海妖皮肤表面肉眼可见一道道清晰的隆起,起初他们在腕部,很快胸前也有了起伏。

  海妖的锁骨处发出一声脆响,血肉被碎裂的骨头戳穿,迸射的鲜血持续了两秒这才如泉水般缓缓流淌于鳞片之上。

  路禹看到了位于锁骨处发着光的晶簇,他们大块大块的“增殖”,将本该属于血肉的位置侵蚀,而后填满。

  它割开血管,撕裂皮肤,将海妖的血肉外翻,如蝶翼一般展开,飞溅的血液落在黯淡无光的晶簇上似是激活了什么,晶簇一齐闪烁着迷人绚烂的彩色光辉,倒映着海妖垂死挣扎,狰狞可怖的脸。

  为二号召唤物的浸染提供时间与空间的众人陷入了呆滞,拉弓的手,高举的法杖纷纷停了下来。

  海妖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到了尽头,晶簇已经将他脖颈以下除胸腔之外的位置全部同化,已经半是水晶人的他只剩下了仍在挣扎活动的大脑。

  喉管炸裂,口腔中大量的晶簇像是爆米花般爆出,随着一声闷响,海妖再无声息,取而代之的,是一尊正在不断被修饰、变化的水晶雕像。

  完成了这一切,同化的晶体又缠上了另一个倒霉的浸染。

  众人寂静无声,手中的法杖与弓都在微微发颤。

  早就从西格莉德处得知路禹是个召唤师的众人一直好奇,自己的领主为何选择这样一个无人问津的冷门流派。

  “我们领主的召唤物可能有些不同寻常…”

  西格莉德神秘兮兮的话语勾起了大家的兴趣,然而之后目睹路禹召唤出各式各样的塑形元素后,他们不免大感失望。

  土元素的大碗、会飞的蝠鲼、喷火的守宫…很不同寻常吗?

  即便放眼过往召唤师的历史,这些召唤物也没有多奇怪吧,毕竟书籍中可是记载过拼接多头龙这等骇人听闻之物的,与之相比塑形召唤物正常得像是璐璐领主那些丢出去必然会爆炸的药剂。

  紫星咽了口唾沫,她先是看了看手中的弓箭,又看了看远处正在吞噬下一个浸染的诡异召唤物,眼睛余光悄咪咪地瞟向了路禹…

  路禹云淡风轻地往嘴里灌着药剂,那泰然自若的模样令紫星脑海中浸染嘈杂的声音一下被平息了。

  强烈的信心涌了上来!

  晨曦领看到这一幕的人同样也是如此,他们对于怪异之物虽然心怀畏惧,但一想到这是属于他们这一方的特殊力量,立时战意高昂。

  路禹不着痕迹地捕捉着周围人的反应,发现他们兴奋地保持着凶悍的攻势,不禁狠狠地松了口气。

  “领主的威严不能倒…”身子虚弱无比的路禹咬着牙关保持着挺拔的身姿,实际上他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

  一号召唤物那战栗的力量让塞格罗以及他身后的“祂”无比认真的审视着二号。

  能力、造型上与一号相去甚远的二号仅仅是因为起名废路禹的随口念叨,便被重点,来回地照顾了长达半个月,而他得以出狱,原因也很简单…这是一个寻常人根本无法召唤,更无法驾驭的召唤物。

  二号是一个魔力消耗大户,如果说一号是路禹有多少魔力要多少魔力,须臾是只要有一点点魔力就能维持,那么二号则是…存续的魔力也超级加倍,同时召唤时间也仅仅只有半天时间。

  路禹只是将它召唤出来魔力便已经见底,当它肆意的同化四周物体时,路禹浑身颤抖,他的身体成为了魔力的中转站,高速吸收的魔力下一秒便被二号使用出去。

  即便有璐璐的药剂与自身高速恢复魔力天赋的加成,伴随着二号同化的区域变大,它开始无法顺畅的行动,像是不断掉帧般疯狂卡顿,动作空隙极大,在路禹无法提供充足魔力之后,为了不伤害路禹,它只能停一切动作,伫立原地。

  完全同化模式与在边境实验的半同化模式完全不是一个效率,看着那些只要接触就能在半分钟左右变成水晶的雕像,路禹只能说,一分魔力一分货。

  感受到二号身上精纯的魔力,周围的浸染一窝蜂地涌向它,伸出的利爪刚刚触摸到他凹凸不平的晶石身躯,瞬间便被攀附而上的晶簇同化。

  在疯狂挣扎中,有浸染之灵生生将自己手臂上的血肉扯裂,脱骨,这才逃脱了同化,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哀嚎两声,便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指骨上,一粒细小的晶簇正在逐渐变大,迅速遍布手骨,缠绕上了肩膀。

  同化速度在提升,路禹的身子却远没有一开始那么虚弱。

  二号召唤物同化的结晶已经变成了它的魔力池,巨大的魔力网络已经形成,遗憾的是,路禹无法享受到它的反哺,并且他仍然要为二号的行动源源不断支出魔力,以控制这个逐渐变得强大的水晶菌毯。

  就副作用而言,二号无疑是有些太大了,但它也确实符合一个正常召唤物的模板。

  这样的召唤物如果在生死对决中使用,无疑是自取灭亡,然而知晓二号这一切缺陷的路禹却依旧十分喜欢它——它就像场地魔法,只要开始同化,那么任何踏足其中的生物都无法无视它,要么坚持以魔力护身,要么先解决它!

  如今用起来如此难受无非是实力太弱…

  “六阶…至少要到六阶,完全体的噬魔树与知识之书在五阶等着我,血肉战车在六阶…还有我那几位可爱的小宠物…四阶不够爽,想要有更多的召唤物必须六阶起步!”

  一直慢慢悠悠的路禹感受到了前世玩游戏卡级的痛苦,那些酷炫、强大的召唤物都在五阶之上,然而他死活提升不上去。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成为四阶已经快小一年,直到现在都没有存进…是自己魔力运用太少?

  还好璐璐没听到路禹此时的心理活动,否则一定会跳起来给他脑袋一巴掌。

  从零起步只用了两年多到达四阶还嫌慢,距离当初混吃等死的五阶和六阶都只有一步之遥了!

  身为召唤物的二号完全无视了浸染的精神污染,同化极其顺利的它忍不住想要向须臾大姐大以及路禹邀功。

  在不断扩大的水晶森林中,一具靠近晨曦领的水晶柱不断变化。

  感受到二号的想法,路禹乐见其成,但是在看到水晶柱勾勒出的轮廓后冷汗淋漓的他赶紧命令停下

  二号吓了一跳,不安的情绪波动不断的回响,路禹紧张地好一阵安抚…

  路禹左顾右盼,没有发现须臾的身影,在二号的提醒下方才发现她已经杀入了浸染之中,肆意的杀戮。

  “等结束了再收拾你!”路禹拳头紧握。

  不用想,一定是须臾跟二号说了很多璐璐的事情,以至于二号竟然想抽空让两根晶柱变成璐璐的模样…

  血族之躯,克制血族,却又渴血,须臾的身体是矛盾的…

  克洛伦斯的意识碎片,继承了知识与部分记忆,却恰好也继承了冲动与好战…须臾的大脑里也时不时天人交战!

  今天,无需再忍,由读书堆高的理智之墙被须臾拆开了一个大门。

  大开杀戒就在今日!

  手持血剑的须臾一边笑,一边斩断浸染的身躯,面对数量百倍于自己的敌人,她拍打着小翅膀轻轻飞起,看着下方努力跳跃,试图抓住自己的一双双手,须臾贱兮兮地说:“来啊,打我啊。”

  没有了污染精神的力量,浸染对于须臾只是一群毫无还手之力的肉靶子,她的冲杀让正面战场出现了短暂的空旷区域,浑身血污兴奋狂笑的她与教堂壁画上神话中的魔神无异。

  二号召唤物制造出的“水晶森林”中雕像密布,那些面相狰狞,姿势怪异的浸染在临死前似乎被二号以魔力引导着将手伸向了天空,如同向神明祈求恩赐的信徒,扭曲中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神圣…形如亵渎!

  加入这份扭曲的浸染,越来越多。

  正面区域的大家逐渐发现,他们已经无法帮上忙了。

  起初最为急切的霍古想要起飞,用烈焰焚烧一切,却被雾妖和西格莉德一人抱住嘴,一人抱住眼睛拦了下来。

  上一次浸染之灵来袭,巨龙因为飞禽被浸染陨落的事广为流传,她们不希望霍古冒险,成为疯龙。

  想要喷火也行,就在后方当固定炮台吧。

  郁闷至极的霍古实在拗不过雾妖,看见雾妖急切得要哭出来,他的心一下子软了…趴伏于泥墙之后的他时不时昂起头关注局势,自然也看到了须臾和二号大显神威。

  霍古咧开嘴,满脸笑意,原本打算在局面失控时强行起飞的他把爪子交叉,枕着下巴,惬意地眯着眼睛。

  因为是魔力之躯,深受浸染影响的雾妖寸步不离霍古,只有在霍古强悍的魔力庇护下,她才能感受到安全感。

  伴随着晶簇蔓延,水晶森林拔地而起,“祈求者”之手林立,也伴随着须臾不绝于耳的笑声,浸染自在视野中出现后,未能再前进寸步。

  翻遍史书,从未有过此等骇人的记载,那些在第一次浸染袭来时守住的大城往往有着数量庞大的魔法师群体,少则数百,多则数千上万,他们轮流施法,召唤物协作击杀,方才有效地遏制了浸染的入侵。

  而晨曦领,只有一百五十七人,并且并非全员法师。

  召唤师仅有一位。

  每个人都知道召唤物对付浸染是最优解,唯有他们不会被精神污染,但也只有路禹的召唤物做到了以一敌百…太夸张了。

  “这便是,劳伦德教皇看中的人吗…”

  每个人看路禹的眼神中不只有敬畏,他们还看到了那个教国祭司们描述的,年轻时的劳伦德。

  为了调停蛙人与冰晶元素的矛盾,他亲自介入了战争,以一己之力阻隔了双方魔法师——是的,劳伦德曾是五阶魔法师,直到这场调停结束之后,受伤的他才在众人的劝阻下不再冒险冲动,连带着魔法研习也逐渐放弃。

  热血、勇气、胆魄,那是他光辉之名的起始。

  如今与他颇有几分相似的路禹就在那里,这次灾厄,晨曦之名也许会响彻这片大地。

  只见证了劳伦德光辉后半生的他们隐约感受到了,自己正在追随的三位领主,也许…不,一定会是新的传奇,并且不仅是梅拉的传奇!

  “嗯…”须臾斩断又一只浸染,看着远处的浸染,皱起了眉头。

  “什么意思…他们都在盯着你,然后…不动了?”路禹问。

  须臾面前数量庞大的浸染们不再向前,他们的视线聚焦于须臾手中的血剑,又移动至须臾的脸上,来回数次之后,竟齐刷刷地转身离去。

  整齐划一的动作让杀疯的须臾浑身发抖,就在刚才那一刻,一股恶寒自脊背窜起,蔓延全身。

  “他们有意识?”须臾的声音都在颤抖。

  “怎么可能有意识…刚才他们分明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像无魂傀儡一般冲过来!”须臾赶紧否定。

  二号召唤物的水晶森林不再能同化到新的浸染,浸染似乎是知道了它同化的把戏,远远地便绕道而行。

  不仅如此…

  “二号说,他看到远处的森林中,有许多浸染在朝着它笑。”须臾赶紧通知路禹,她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

  路禹愣了片刻,这阴森可怖的话语他还未能理解,一道漆黑的光束划破天空,笔直砸在水晶森林之上。

  晶柱破碎,晶簇炸裂,光粒漫天四散。

  二号召唤物将所有猎物同化为能够储存魔力的晶簇,这也就意味着,所有的晶簇都是魔力满溢的…

  “驱散!”

  “须臾回来!”

  地动山摇。

  蘑菇云自水晶森林所在位置升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