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 370 覆灭独立团
 
  八路军独立团与新二团天降奇兵,一举消灭日军中队,打死日军太原城特务机关长工藤多俊,并收拾掉准备投降鬼子的国军二五一团。

  这次事件的消息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退,反倒有些愈演愈烈的意思。

  特别是晋南报社的《抗日国报》更是刊登了不少关于此事的报道,以至于将这次事件的后续影响力扩大到最大化。

  以于明、沈文月为代表的一行晋南报社的记者们,在此事之后又发报道。

  这些记者有一颗爱国之心,他们有作为报人的担当,内容的本意是想让国统区的百姓们了解八路军在敌后抗战的英勇。

  这并非是一支消极抗战,游而不击,骚扰敌后民众的部队。

  相反,这是一支在无比艰难的敌后环境下,即使孤立无援,也坚守本心,一心抗日,不畏牺牲的英勇抗日武装。

  接着,又有一些爱国报社,将皖南发生在六日的事件给捅了出来,对于国军方面发动的这场政变更是大加指摘。

  一时之间,八路军颠覆了国军特意给抹黑捏造出来的游而不击的形象,转变为英勇抗日的武装。

  倒是国军部队的表里无一,促使国军政府处在了风口浪尖上。

  而面对这种不利的局势,晋南的国军政府是怎么做的呢?

  关于八路军游而不击,消极抗日的谣言不攻自破之后,晋南国军政府明里暗里掌控的许多报社,纷纷大加报道,在最新刊发的报纸中,对于八路军在敌后英勇抗战的功绩大加赞赏与肯定,并主动承认八路军“游而不击、消极抗日、骚扰民众”是空穴来风的谣言。

  紧接着在报道中,这些记者们话锋一转,将矛头直指日军:

  “日寇存心不良,污蔑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谣言,绝对是蓄谋已久。”

  “八路军在敌后英勇抗战,不断击败日军,所谓的战无不胜的日军部队,也不过如此罢了。”

  “连他们占领区的八路军都打不过,又何谈在正面与国军部队作战?”

  “八路军装备差,弹药稀缺,可就算这样,处在四面环敌的环境下,照样能打得小鬼子不断败退。

  可见日本军队有多么无能,八路军部队的英勇抗战振奋人心,他们在敌后的英勇抗战,从相当程度上牵制了日军的力量,间接地援助了我国军部队在正面战场上与日军的较量,是我中国军队之楷模与表率!”

  在一篇篇报道中,国军不但否认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谣言,并大力肯定八路军在敌后抗战所取得的功效。

  借机抨击日本人的软弱无能,外强中干。

  来了一招祸水东引。

  直接将民众们聚集在国军政府身上的舆论压力,转移到了日军的身上。

  为了更好的达到这个目的,国军掌控的一家比较大的报社,更是以相当鲜明的一篇文章,罗列出八路军独立团这大半年来一系列的经典作战。

  从苍云岭战役,一炮干掉坂田联队,并联合三五八团击溃坂田联队开始,一战成名!

  到八路军破袭作战中,以骑兵奇袭日军的运输枢纽曲县,一战石破天惊!

  率先攻破阳泉大据点。

  炸毁日军明堡机场。

  覆灭山崎大队。

  直捣华北治安军兵工厂。

  掀起抢劫风潮。

  反击日寇,救下国军晋绥军。

  再到眼前,一举阻止二五一团投敌事件。

  这一桩桩,一件件,要不是这个有心的报社一一罗列下来,国统区的民众们哪能知道的这么清楚?

  其中自然也有蹊跷之处,比如炸毁鬼子的明堡机场,还有掀起抢劫鬼子占领区的大抢劫风潮。

  这些事情虽然都是独立团干的,但做的是悄无生息,再加上八路军总部方面帮着独立团遮掩,消息怎么会传到这报社的耳中呢?

  原来是暗中给这报社下令的国军方面的将领交代:

  “但凡是这大半年来鬼子吃瘪的事情,全往这独立团身上安就对了,为的就是引起鬼子对八路军的怒火!”

  还真别说,这老小子原本是想把屎盆子乱往独立团脑袋上扣的。

  谁让八路军独立团这大半年来太过耀眼,当了这出头鸟呢?

  结果却是歪打正着,全让这老小子给蒙对了。

  ……

  独立团。

  团部。

  “团长,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您想先听哪个消息?”

  敌工部部长王安来团部汇报的时候问道。

  孔捷道:“你小子,还学会跟我弯弯绕绕了,那就先说说好消息吧!”

  “是!报告团长,好消息是,咱们独立团敌工部终于成功地渗透到了太原城中。

  这将近一年的时间,我们敌工部已经成功地渗透到了太原城周边的各大县城,比如寿阳县、阳泉县、平安县、谭县等等,唯独这个太原城,由于这鬼子在太原城内部部署的情报力量实在厉害。

  特别是那小鬼子的特务机关长,之前那个叫武田英二郎的,手段十分了得。

  后来武田英二郎被咱们除掉之后,他的副手工藤多俊上任,那个工藤多俊,比起武田英二郎来说同样不差。

  他接手太原城的情报之后,立刻着手布防,没有给咱们丁点儿的机会渗透。

  直到咱们这次去二五一团作战,顺手干掉了这个工藤多俊。

  趁着鬼子的情报领导人出现断层,这才终于让咱们敌工部给找到了机会,成功地打入了一批干部,潜伏在太原城伪军内部。”

  这倒是意外的收获,孔捷笑道:“是个好消息,那再说说坏消息吧!”

  王安将晋南的某家报社最新刊发的几份报纸,放在孔捷的跟前,说道:

  “团长,您看看报纸吧,这就是我说的坏消息。

  这国军政府绝对没安好心,这晋南报社才报道了咱们的事情,帮着咱们粉碎了八路军游而不击、消极抗战的谣言。

  这些报社立马就钻了出来,这表面上是在表扬咱们,暗地里分明是在把咱们往火坑里推,这是想引起鬼子对咱们的怒火呢!”

  孔捷接过报纸浏览了一遍,良久,这才放下报纸,说道:“国军这是来了一招祸水东引,明面上大力夸赞咱们八路军部队,有些捧杀的意思!”

  “只要能够顺利激起鬼子的怒火,让小鬼子发起对咱们的报复,他们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王安道:“团长,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孔捷笑道:“还能怎么办?既来之,则安之,从去年正太战役作战开始之后,咱们就正式成为了鬼子的眼中钉了,小鬼子原本就准备报复咱们,眼下国军不过是又给他们上了点儿眼药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鬼子来了,正好给咱们送点装备,这段时间总部因为物资和弹药缺乏的事,还愁着呢!”

  王安道:“更可恶的是,这些狗日的报社,还专门把咱们独立团给点名出来,还把咱们这大半年来经历的战斗,而是一条不落的给列举了一遍。”

  “团长,这下子咱们独立团想不出名都难喽!”

  哈哈哈哈——

  “这就对了,咱们是打鬼子的部队,要是一支打鬼子的部队,连小鬼子都不惦记了,那还算什么抗日部队?”

  “这小鬼子要是真的不惦记咱们独立团了,我反倒睡不着了,这鬼子越惦记着咱们,我睡得越踏实。”

  “为什么?因为小鬼子在我看来,那就是咱们独立团的财神爷,咱们不管是少了物资还是少了装备,这财神爷一到,还能少得了吗?”

  “你瞧着吧,等消息传到李云龙的新二团,那小子又该骂娘了。”

  “为啥?财神爷全冲着咱独立团来了!”

  “这样说起来,你带来的都是好消息嘛,哪有什么坏消息?”

  孔捷说着,王安被孔捷的这份从容和自信感染,也跟着笑了起来,彻底放下心去。

  ……

  “他娘的,气死老子了,怎么好事全摊到他老孔头上了?”

  新二团驻地,团部。

  团长李云龙看过报纸之后,果然破口大骂。

  一旁的政委赵刚,还有一营长张大彪,都有发愣。

  “不是,老李,我这没有闹明白,这些报社把老孔和独立团给点了出来,分明是想把鬼子的怒火引到他们独立团头上,你怎么还骂起娘来了?”

谷</span>  赵刚一脸困惑。

  李云龙骂道:“老子为啥要骂娘?他孔二愣子要是在这儿,老子还得当着他的面骂他呢!

  他娘的,老赵,你说说,这天底下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苍云岭战役上干掉坂田联队,这是我和老孔一块儿干的。

  奇袭曲县的时候,我给老孔打得掩护,阳泉大据点,那更是老子带着张大彪去打下来的,还有灭山崎大队,我收的尾,后面的抢劫风潮,反击日军,救国军和晋绥军,包括这次阻止二五一团投敌。

  这哪一次战斗咱老李没有参与过?

  结果呢?到头来这名声全落到他老孔一个人头上,都是他老孔干的,都是他独立团干的,倒是没我李云龙什么事儿了。

  你瞧着吧,要不了多久,他老孔在整个三晋都出名了,老子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团长呢!”

  一旁的张大彪笑了起来。

  赵刚则是有些无言以对。

  “老李,你这话可太有意思了,难不成这事儿还得占个赢的?越让鬼子惦记,你反倒越高兴的?”

  李云龙道:“就是这么回事儿,我听说太原城还画了悬赏老孔的画像,悬赏他的金额足足五万大洋,凭啥到了老子这儿就成了一万大洋了?他娘的,意思是他一个老孔,能抵咱五个老李?”

  赵刚无奈道:“老李,有这么比较的吗?”

  李云龙道:“老赵,你是不知道情况,咱们八路军部队什么时候能发财?那肯定是有仗打,有鬼子杀的时候。

  老孔那小子把鬼子的怒火全都吸引到他们独立团去了,你瞧着吧,要不了多久,鬼子的装备一准儿都得落到老孔手上,到时候咱连口汤都喝不上。

  说不定什么时候,人家老孔一个班就扛着两挺重机枪突突的时候儿,咱老李一个班,连挺轻机枪都混不上了呢!

  老子可丢不起这人。”

  赵刚笑着说道:“老李,那你想怎么做?”

  李云龙想了想,说道:“老赵,你瞧着吧,眼下让老孔那小子先得意一阵子。”

  “鬼子的报复性大扫荡一旦掀起,到时候肯定会把重点放在老孔的独立团身上。

  老丁的新一团也是老牌作战部队了,还是苍云岭战役上击溃坂田联队的家底儿,鬼子肯定也得重点照顾。

  倒是咱们新二团,处处这风头都让独立团抢去了,又是新组建的团,小鬼子八成不把老子放在眼里。”

  “到时候大扫荡开始之后,老子得让整个晋西北都知道知道,瞧不起我李云龙,瞧不起咱新二团,会是什么下场?”

  “到时候小鬼子该说了,哟,这新二团咋比独立团还能折腾呢?难怪咱们这次大扫荡败得这么惨,他娘的,咱们把重点打击的对象给弄错了。”

  李云龙说完,屋子里短暂地沉寂了数秒之后,一片大笑声传出。

  ……

  旅部。

  旅长和政委一面喝着孔捷让人送来的晒干的茶叶泡的茶水,一面烤着孔捷送来的蜂窝煤炉火,一面看着情报人员从晋南弄回来的报纸。

  又押了一口茶水,旅长放下茶缸,笑道:“有意思呀,政委,瞧瞧,要不是这报社发行的报纸,咱都还不知道,孔捷这小子这大半年来打了这么多胜仗呢!”

  政委笑道:“谁说不是呢,只是这报纸再传到日军那里,孔捷的独立团,怕是要成为鬼子的眼中钉了,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那种。”

  “我现在倒是有些担心,一旦日军突然采取对独立团的军事打击手段,独立团又处在咱们根据地的外围,牛口村一带四面环敌,敌情复杂,独立团怕是不好应对啊!”

  旅长倒是笑了起来,继续烤着炉火,并指了指火炉子,说道:“政委啊,你看这火炉子,能想到什么?”

  “这蜂窝煤炉子设计简单,但构思却是相当巧妙,实用,听说还是孔捷发明的,旅长,你的意思是?”

  “政委你就没发现,这大半年来,孔捷这小子比以前能折腾多了吗?性子似乎也变了不少。

  如果说以前的孔捷是个听指挥,能打硬仗的同志。

  那么现在的孔捷就是一个听指挥,能打硬仗,还会动脑子,能折腾,够狡猾,够聪明,总能给你许多惊喜的同志。

  较之于以前的孔捷,现在的孔捷更让我放心得多。”

  政委笑道:“旅长啊,你的意思是,你反倒是喜欢那些能折腾的部下?”

  旅长感慨道:“这有些事情啊,还真说不好,服从指挥,令行禁止,这的确是好事。

  可有的时候吧,又不得不说,这样的将领打起仗来太中规中矩了,你让他执行一些任务还成,可要让他独当一面,那就有些不够看了。

  所以我平时虽然常常敲打李云龙那小子,可真到了关键的时候,嘿嘿,你真别说,也就这小子真能顶得上大用。

  眼下又多了个孔捷,这是好事,若是搁以前的孔捷,独立团让鬼子惦记上了,我还真有些睡不好觉的。

  现在嘛我放心多了,咱们就等着看热闹,看孔捷这小子又会怎么折腾吧?

  一支部队不经历鲜血的洗礼,又怎么能真正地成长为百战之师?

  如果孔捷这小子连眼前的困境都走不出来,将来又怎么能担当得起更多的重任?”

  政委笑道:“旅长啊,看来您对孔捷的期望值很高嘛!”

  旅长道:“独当一面的大将不止是需要舞台,需要磨练,同样需要天赋,如今的孔捷让我看到了这种天赋,对他多抱一些期望,那也是应该的。”

  ……

  ……

  太原城。

  日军驻山西第一军司令部。

  司令官筱冢义男浏览完报纸,特别是重点报道了独立团的内容之后,脸色颇有些难看。

  再看到“独立团”这个字眼,对于筱冢义男来说,那可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原本有些日子没有听到独立团的消息了,筱冢义男还以为这个让他有些头疼的八路军部队,是消停了一些。

  谁成想,转眼间又来了。

  日军第一军特工队队长山本一木被筱冢义男叫到了司令部,接着,筱冢义男将手中的报纸递给山本一木,道:“山本君,看看吧!”

  “嗨!”

  山本一木接过报纸,浏览起来,很快将内容看完。

  山本的身子立得笔直,脸上依旧面无表情,但没有人会知道,浏览完报纸的他,在心底却是酝酿出更多的怒火。

  独立团的崛起,对于山本来说只会是耻辱。

  报纸上写出来的关于独立团的,一桩桩一件件的胜仗。

  世人哪里会知道,其实还少写了很多部分。

  比如在杨村,独立团击败他山本特工队。

  比如在战俘营,这独立团干掉了山本特工队的预备队员不说,还救走了一众俘虏,顺便还偷袭了矿场,更是让一路追击的山本吃了一屁股的灰。

  最终的缓坡作战,山本一木亲自率领的一支作战小组,甚至险些被孔捷全灭。

  山本早就将孔捷,将独立团试作仇敌了。

  待山本一木看完了报纸,筱冢义男平静中问道:“山本君,有什么想法?”

  山本沉思了片刻,回答道:“将军,您说的不错,这兔子再小,也终究是祸患,稍有不慎,甚至会毁坏良田。

  如今各方舆论均朝着我大日本帝国而来。

  特别是在国军方面,更是对八路军的作战大加褒奖,对帝国占领区的动乱大加嘲讽。

  甚至有记者公开报道,扬言我大日本帝国不是八路军的对手。

  这是国军的阴谋,却同样是我们不得不亲手去粉碎的蔑视。

  八路军独立团的存在,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我第一军的威严,我想,在后续我帝国部队采取的一系列大规模的作战之前,有必要率先将这支八路军独立团覆灭,以振奋军心。

  粉碎谣言与轻蔑的最好办法,是以武力直接清除眼前的障碍——独立团。”

  “吆西!我所欣赏的正是山本君的这份果决。”筱冢义男笑道:“那么,山本君,你准备怎么做?”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