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偏宠 > 番外(三)
 
  温眉有些担心,夜里一个人睡也睡不着,便也起来陪着,坐在一旁帮忙磨墨或者挑灯。

  徐时卿看出她心里担忧,捉了她的手笑道:“你别着急,君父这身体,我问过太医了,说没有大碍,你也别放在心上,这人上了年纪,总是容易生病,不过我也在想一个问题。”

  温眉转头看他,“什么问题?”

  徐时卿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我在想,君父如今这样子,想必是有心想要退位了。”

  “君父在朝三十年了,人这一辈子有几个三十年,他这几年对晟哥儿事事亲力亲为,想来也是做好了要让位晟哥儿的打算。”

  “这怎么行!”温眉几乎是脱口而出。

  “晟哥儿才多大啊,就把这么重的担子放在他肩上,怎么行!”

  见她一脸护崽的样子,徐时卿忍俊不禁:“你是打量我这个亲爹是摆设?”

  说着伸手在她脑袋上狠狠的揉了揉,“有我在,有君父在,晟哥儿就算即位,也万无一失。”

  不过温眉的担心都没有发生,耶律基五年后才正式退位,封皇长孙为太子。

  十六岁的晟哥儿即位,改年号泰丰。

  泰丰元年,耶律意欢受封华珍长公主,尊温眉徐时卿为太后和太上皇,耶律基为无上皇。

  晟哥儿如今身形颀长,又继承了温眉和徐时卿的好样貌,因而格外的受瞩目,甚至被称为历代皇帝中最俊朗的皇帝。

  欢姐儿如今也到了说亲的年纪,似乎是有了自己的心事,因没有同龄的小姐妹,平日里有心事也藏心里,温眉因此没少担心过。

  徐时卿对女儿还算了解,便宽慰温眉:“这如今一切都在按照预期进行,你担心什么?”

  欢姐儿趴在清凌凌的琉璃镜前发呆。

  “怎么,叶将军还没有来吗?”

  江娘子高一脚低一脚的走了过来,“还没呢,可能今儿是真的不会来了。”

  叶将军就是负责教她骑射的老师,也是大辽开国以来最年轻的将军,是自幼就跟着祖辈上在战场里浴血奋战过的,可以说是喝过人血,扒过白骨,看惯了生生死死的。

  这样的人,身上往往有种常人没有的率性,仿佛生死看淡般,事事都不怎么经心,却又好似事事在心,胆大心细。

  很显然,叶玄初就是这么一个人。

  意欢进来总是有些心神恍惚,上次骑马,若非叶玄初,意欢险些从马背上摔下来。

  当时情况现在想起来还有些胆战心惊,心有余悸。

  意欢一想起叶玄初怀里的温度,就觉得脸上烧得慌。

  他如今也不过十九岁,听说尚未娶妻。

  意欢扳着手指头,心里藏着事儿,中午也没有怎么吃饭,晚上随便吃了两口,夜里却是怎么也睡不下。

  翻来覆去烙饼似的,听着就让人心里聒噪得紧。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日,叶璇吃却仍旧没来。

  上完了女先生的课,也不管女先生的训话,意欢转身就跑了。

  等到回禀太后的时候,呆板的女先生难免要把近来意欢的情况说一遍。

  温眉刚开始还不甚在意,渐渐的江娘子也不免提上两句,温眉不禁上了心。

  这孩子也不知道都在忙些什么,不等晨昏定省,就让人去叫了意欢过来。

  意欢正翘首以盼叶将军,被匆匆忙忙叫回来,仍是有些心急,进门就催促温眉快说是什么事。

  温眉脸上一板,肃然面色问她:“你近来都忙些什么,听说你饭不好好吃,觉也不好好睡,这是要闹哪一出?”

  见意欢埋着头不说话,温眉不由叹了一口气,“嗳,当真是女大不由娘了,从前你是什么话都要同我说的,如今便是我问你,你也不肯说了。”

  意欢抿了抿唇,似乎是想要开口,嘴角翕翕,却还是没说出口。

  温眉到底是过来人,哪里会真的没察觉出女儿的异样,当即便让殿内伺候的人都退下,只留了女儿一个人说话。

  “这是有了心悦之人了?”

  温眉淡淡的瞥她一眼,见女儿果然面色有异,又乘胜追击的接着道:“看样子,若是我没有猜错,应该是年轻有为的叶将军了吧?”

  “娘亲!”

  意欢面颊通红,眼角都泛起桃红来。

  “好好好,我不多说了,但是你必须把这件事和我说清楚。”似乎又怕她不答应,温眉补充道:“叶将军已经过了谈婚的年纪,你却正值论嫁,,倘若你爹爹自有主张,你又不肯同我说明白,到时候叶将军另娶他人,你可别哭。”

  意欢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

  ……

  等到意欢说完,温眉就有些头疼起来。

  听这意思,明显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我说你好歹是我们大辽唯一的长公主,身份尊贵别提一般,即便是要嫁人,也该是万人追捧的,什么时候要这样去……”

  倒贴两个字她没能说出口,最后还是撇撇嘴,换了个说法:“这事儿我得同你爹爹说说。”

  “不过别怪娘亲没提醒你,叶将军不比寻常人,倘使他对你无意,这桩婚事我们也不会赞成的。

  温眉心里有些失落,拉了女儿的手道:“娘亲是过来人,知道男欢女爱儿女情长是无法控制的,可有些话啊,娘亲还是得同你细说清楚。”

  “你觉得你爹爹待娘亲如何?”

  欢姐儿点点头,“爹爹待娘亲是最最好的。”

  温眉嘴角不禁弯起,颔首点头:“可你也要知道,不是天下夫妻都是这般的,娘亲是幸运的人,也希望娘亲的欢姐儿是个幸运的人,能够找到了真正尊重和爱怜你的人。”

  当然,温眉没有说的是,叶玄初压根儿就不是她心里合格的女婿人选。

  虽说叶玄初奶年轻有为,骁勇善战,又生的很是清俊,可他到底是在死人堆里混生活的,假若欢姐儿嫁给他,先不说一年到头守活寡的时候多,再说武将多情,若是远在边关,寻花问柳总是难免的,女儿如此爱慕他,倘使知道他在外沾花惹草,怕是要难过的。

  这些事,温眉都没有同她说,毕竟看样子,只怕叶玄初对公主是无意的。

  “那娘亲说该怎么办?”

  欢姐儿美眸微闪,一动不动的望着温眉。

  温眉招了招手,让她近前来。

  欢姐儿凑过去,温眉低低的说了好一会儿,意欢时不时的点点头。

  好一会儿,温眉才把自己想说的说清楚了。

  欢姐儿点点头,表示明白。

  叶玄初三日未来教公主骑射,第四日总算得空了,过来却听闻公主今日不上课。

  叶玄初蹙眉问意欢身旁的宫娥黛儿:“公主为何不来,已经几日未曾学了,只怕她那手也已经生疏了,今日我在,正巧带她温习一番。”

  黛儿回头看了一眼,做出一副很是为难的模样。

  “只怕公主即便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力气。”

  叶玄初一听,难免要一问究竟的。

  黛儿又是一眼回看,见没有人往这边来,这才大着胆子压低声音道:“公主似乎病了,看样子还有些眼中,已经好几日不曾好好用饭了,且门也不出,送进去的饭食多是原封不动的送出来,太医来了去,去了来,折腾了这几日,也不见有半点的好转。”

  “此话当真?”叶玄初面色一沉,厉声问道。

  黛儿被他吓了一跳,一边抚着胸口,一边有些恐惧的看了叶玄初一眼。

  “将军若是不信,大可让人去打听,何故这般吓唬人。”

  没等他说完,叶玄初已经转身走了。

  不来练习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没事儿做,要去平白无故的打听公主。

  听说叶玄初走了,意欢登时面色就僵了,却还不忘追问:“那他就这样什么也没有问?”

  黛儿摇摇头,“将军似乎有些不相信,婢子说让他去打听打听就知分晓,将军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就走了。”

  说不难过是假的,从去年开始,叶玄初教她骑射,已经一年多了,就算是只狗儿,也该养熟了吧,这人却事不关己的转身就走,是不是也太没任性了!

  公主一生气,继红瓷花觚里插着的几枝虞美人就遭了殃。

  艳红色的花瓣被撤碎丢在桌上,撤完了还没解气,又不知道怎么发泄,想到那人就这样心安理得的回去了,意欢就觉得心里难受堵得慌。

  “叶玄初!你就是个大混蛋!”

  温眉那边几乎是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听说叶玄初二话不说就离开了,她没有觉得欢姐儿可怜,反而笑的直不起腰来。

  自己的女儿怎么就没有遗传到自己,这选人的技术可不兴啊,看看人家,这完全是压根儿就没把她放心上啊。

  温眉摇摇头,心道这事儿怕是不成了,这一探就知道了。

  可没等一炷香过去,那边又有人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太后娘娘!叶将军又回来了!”

  温眉正打算过去安慰安慰自家这个傻闺女,闻言不由一愣,桂妈妈会意,立刻问那人是怎么回事儿。

  那报信的小内侍道:“叶将军带了太医过来,说他今日要给公主上课,不管公主生了什么病,今日也得出来把脉。”

  温眉傻眼片刻,旋即大笑起来。

  看来她也是老了,对这些少年人的情情/爱爱还是不够了解啊!

  意欢正烦躁着,忽然听说叶玄初回来,激动的趿了鞋子就往外跑。

  果然就看见叶玄初带着人站在外面,之前自己的心思不够明确,又担心自家爹爹和娘亲不肯答应,她对叶玄初不敢抱有太大的幻想。

  如今这么一出,倒叫她有些羞涩起来,看见叶玄初站在那里,心里也有些打鼓。

  明明能够一口气跑到近前,偏生站住了脚,小心的挪过去。

  叶玄初看见她,故作老成的咳嗽两声,像个长辈似的问她怎么生的病,哪里不舒服之类的。

  意欢欢喜的不行,随便编了个理由,忽然话题一转,扬着小脸儿问他:“母后说,让我抛绣球招驸马,可我已经有了意中人,心头不愿,这才假装病了的。”

  “这怎么可以!”

  叶玄初登时紧张出口,旋即意识到自己太紧张了,又解释道:“你是堂堂长公主,倘若真的抛绣球,岂不儿戏!”

  “怎么是儿戏呢,母后说了,到时候来参加的都是贵族子弟,都是经过选拔的。”

  意欢一边说一边笑嘻嘻的望着叶玄初。

  叶玄初气急,忽然一把抓住意欢的手腕,“我不同意!”

  意欢差点笑出声来,忙死死的憋住,问他:“那我总不能一辈子不嫁人吧?”

  “那我娶你。”

  ……

  这句话出来好一会儿,两边的人这才反应过来。

  女儿能如意,当娘的自然是欢喜的,可徐时卿似乎并不这样。

  “我们欢姐儿是娇娇女,嫁给武将,我想都没想过。”说着却是话锋一转:“不过叶玄初不一样,我对这人还是有些了解的。”

  于是,欢姐儿一年后就嫁给了叶玄初。

  再于是,叶玄初一次偶然惹得意欢生气,就出现了耶律基调兵包围叶府的事儿。

  虽说最后只是个乌龙,可无上皇宠爱华珍长公主的消息还是走漏了出去。

  温眉想要不敢想耶律基竟然把欢姐儿宠溺到这种程度。

  徐时卿淡然点头,“这样没什么不妥,省的以后这人再惹咱们闺女生气。”

  很快,晟哥儿一身天子黄袍也赶了过来,“妹妹呢?”

  看见欢姐儿还挂着眼泪,晟哥儿几乎是咬牙切齿:“他若是再敢欺负你,我就是宁损一员猛将,也要同他算账的。”

  温眉是无法理解这爷孙三人对欢姐儿的宠溺,这也太太太太太宠了吧!

  这样一来,倒显得她有些格格不入了。

  问题是她没有军权啊,难打一声令下,让内侍还宫娥们去围堵?

  温眉想想都觉得有些好笑。

  叶玄初亲自来接了欢姐儿离开,本就只是个误会,加之两人感情深厚,很快又和好如初了。

  一年后,百官谏言开后宫大选,晟哥儿被闹得不行,温眉提出和大周联姻,立和颐公主之女宋思思为后,百官皆满意,半年后,宋思思来到大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