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我在大夏开黑店 > 第493章 狠人太子妃
 
  金吾卫赶到的时候这场刺杀已经接近尾声了,他们的到来更加快这场刺杀的结束。
  这一次刺杀刺客做了万全的准备,不仅派出了大量的死士,还从军中调了好几个神箭手,为的便是一击得手。
  这是在京中,拖延的时间长了对他们不利。第二批援军赶到的时候,刺客便意识到了此次行动的失败,只是不甘心就此撤退而已。
  等看到金吾卫的身影,他们便知道再不走便走不了了,就是现在撤,也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人。
  一声尖锐的呼哨响起,刺客迅速撤退。
  金九音眼睛微眯,道:“给我弓箭。”
  了解她的李大嘴立刻递上弓箭,金九音迅速开弓,弓几乎拉至满月,瞄准那一个她早就注意的身影。
  只听“嗖”的一声,箭携着风雷之势朝前飞去,牢牢地插在那人后背。那人脚下一乱,险些跌倒,后面的人迅速搀扶着他朝远处逃去。
  所有的金吾卫,包括指挥使陈喆都惊呆了。他们刚赶到的时候正好瞧见太子妃挥刀,刀锋掠过,人头飞起,血溅了一身眼都不带眨的。偏人又生得极美,犹如血海中走出的罗刹。现在又见识了太子妃的箭法,这力气,这准头,很难让人相信她是个孕妇。
  再看看她脚边堆着的死尸,和太子简直是天生一对,夫妻两个都是狠人。
  “关闭城门,全城搜捕。陈指挥使,这事不用我教你吧?”金九音看向陈喆。
  “臣这就去办。”许是金九音表现得太彪悍了,陈喆根本就没想起来问问她的身体状况。“太子妃,下官让人送您回府。”
  话音刚落,韩靖越赶到了,他翻身滚下马,“太子妃!”脸上布满担忧。
  金九音循声望去,她眼里的冷漠刺疼了韩靖越的心,“伤哪儿了?疼不疼?让我看看。”眼神焦急,也不顾她一身血污就抱住了她。
  金九音的眼神这才有了焦距,“韩靖越,我肚子疼!”她想对他笑一下,下一刻却身子一软倒在他怀抱里。
  “太子妃!倾城!”韩靖越抱着眼睛紧闭的金九音肝胆俱裂,“鬼医,鬼医呢?她晕倒了,她肚子疼。”
  有生之年,韩靖越从来没这样慌乱过,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也从来没有这样后悔过。圣上驾崩就驾崩,他为什么要让她进宫呢?
  “来了,来了,你鬼嚎个什么?”嘴上抱怨着,可鬼医小老头跑得可快了,“快让我老人家瞧瞧。”
  手指迅速搭在金九音的手腕上,脸上神情越来越凝重。韩靖越都担心死了,“怎么样?”
  “你闭嘴。”鬼医喝斥,一手仍搭在她的手腕上,一手飞快施针,嘴上还不闲着,“你催什么催?还不都怨你?自从嫁给了你,倾城丫头多少次涉险了?”
  鬼医是真的生气,别看他总是想方设法从金九音这坑银子坑药材,但也是真把她当孙女疼。往日精灵古怪的丫头现在脸色苍白地躺在这里,谁不心疼?
  韩靖越面色一寒,冰冷的星眸望过去。
  “怎么,还不让人说吗?太子殿下好大的威风,是不是要治我小老儿一个大不敬?”鬼医嘴上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快得只能看到残影。
  “不会。”韩靖越垂下眸子,难得的忍气吞声。
  鬼医哼了一声,“还在这等什么?还不赶紧带丫头回府?”忒没眼力劲了。
  金九音身上插满金针,韩靖越抱着她上了马车,鬼医跟在一旁照看着。至于刺杀现场,自然有人清理。
  金九音一直到夜里亥时才醒,几乎是她一动,桃花和沉鱼就扑了过来,十分惊喜,“太子妃您醒啦!”
  太子妃浑身是血被太子抱回来的时候,她们险些吓死了。虽然鬼医一再保证太子妃已经没事了,可她们却不信。
  太子妃一直昏迷不醒,怎么会没事呢?她俩连饭都没心思吃,就守在床前眼不错地盯着。
  金九音只觉得浑身乏力,“我怎么了?”
  沉鱼连忙按住了她,“您动了胎气,鬼医交代了,让您静养,您别动,想要什么跟奴婢说。”
  桃花连连点头,“对,您跟沉鱼说,奴婢去请鬼医老先生。”
  金九音想要喊住她,还没来及开口她就跑出去了,跑得太急了,脚还绊到了桌子腿上,她都没停一下。
  “什么时辰了?”金九音看到外面一片漆黑。
  沉鱼答道:“已经亥时了,太子殿下一直守着您,一个时辰前才被请进宫的。钱婶也守着您的,被奴婢劝下去歇着了,她年纪大了,奴婢怕她熬坏了,您身边一大摊子事还指着她呢。您饿了吗?您睡了好几个时辰了,可把奴婢吓坏了。”
  原来都亥时了,难怪她觉得这么饿。
  “沉鱼你扶我起来。“
  “起什么起,你老实躺着吧。”鬼医一脸不高兴地进来,一边给她把脉,一边数落,“你这个小丫头,就不能让老头子省点心?老头子年纪大了,可经不住你这样吓。”
  金九音弱弱地辩解,“刺客行刺,我也不想的。”
  鬼医瞪她,“刺客行刺,有的是人挡在你前面,你充什么能?你是个快生了的孕妇,还能舞刀弄棒?”别以为他老头子不知道,他都从红叶那问得清清楚楚的。这个丫头,就是不安分,一点孕妇的自觉都没有。
  “刺客占据有利位置,我若是不出手帮忙,怕是顶不住。再说了,我不是没事吗?”
  鬼医眼睛又是一瞪,“谁说你没事的?”
  金九音一愣,“我肚子不疼了。”
  鬼医都气笑了,“肚子不疼不代表没事了,你脱力了,动了胎气,刚晕倒那会连脉搏都快摸不着了。也就我老头子医术好,换个人你早去见你外公了。你个小丫头气死我了,除了喝药你还得卧床静养半个月。我给你熬最苦的药,不苦你都不长记性。”
  “半个月?这么久?”金九音果然皱眉。
  “半个月都是少的,也就是你身子骨好,换了别人,哼!”孩子早就保不住了。
  看着鬼医的脸色,金九音能怎么办?躺平任嘲吧。
  “对了,红叶和小唐他们呢?”金九音问。
  沉鱼和桃花都没吱声,金九音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怎么,伤得很重?”
  沉鱼和桃花还是不吱声,鬼医翻了个白眼,“重是重了点,不过不是有我老头子在吗?还能让他们出事不成?”
  想了想,不跟她说她还得惦记,便道:“都伤得不轻,最重的是小唐,被砍了好几刀,估计得养上一年半载的。其他人三俩月足矣。”
  “这么重?我去看看?”金九音吃了一惊,小唐跟着她风里来雨里去也没受过这么重的伤,这一次是刺客选的地方对他们太不利了,居高临下,简直压根他们打。而且她身边顶得上用的也就小唐几个,要不然小唐怎么会伤得这样重?
  金九音很难过。
  “你就别跟着添乱了。”鬼医把她按下,“你过去了小唐还得担心你,听话,等好了再去看他。大男人皮糙肉厚的,这些外伤不算啥。”
  几个人好说歹说才把人劝住,金九音一再强调着,“用好药,我这也没什么事,让他们都安心养伤。”
  “我还用你交代?”鬼医又翻了个白眼,“行了,这胎保住了,你俩丫头给她弄点清淡的,让她吃点,我去熬药。”
  桃花很想说她去熬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吧。太子妃的药这般重要,她要是掌握不好火候熬坏了怎么办?
  还是辛苦鬼医老人家吧,大不了她多给他做些好吃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