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战国之大秦质子 > 惠文篇十六
 
  平野之上,墨色的秦军与土色的楚军对垒,一股肃杀之气被滚滚尘土卷席着直冲云霄。

  秦军方阵之中,战车之上,秦军主将、大良造孙伯灵与副将公孙衍正凝神注视着前方不远处的那一支土色的楚军。

  两人的目光之中,一股肃然之色不禁浮现。

  “将军,对面楚军阵型严整、士气高昂,恐怕此战没有那么容易取胜啊。”

  听到身旁副将公孙衍这番话语,大良造孙伯灵目光轻移,淡淡说道:“楚国这些年以来,先平越国、再灭吴国,连番大战之下楚军战力确实更胜往昔。”

  话说到这里,大良造孙伯灵转身看了看身后那如同黑色海洋一般的秦军,心中一股自信之情油然而生。

  放眼当今天下,无论是多么强大的军队,他麾下的秦军都敢碰一碰。

  想到这里,大良造孙伯灵忽然在这两军阵前向着身后的秦军士卒放声大吼道:“我大秦的将士们,对面便是我们此战的对手,你们怕吗?”

  “杀杀杀……”

  “杀杀杀……”

  “杀杀杀……”

  ……

  感受着面前秦军士卒高昂的士气,感受着与之相伴的铺天盖地一般的气势,大良造孙伯灵傲然挺立于战车之上巍然不动。

  许久之后,大良造孙伯灵缓缓收回心神转身看向了身旁的副将公孙衍,“就依战前所言,此战你来打头阵,我去擂鼓助威。”

  “诺。”

  话落,得到了来自副将公孙衍的一声轻诺之后,大良造孙伯灵施施然向着一面早已备好的巨大战鼓走了过去。

  片刻之后,当大良造孙伯灵在战鼓之前站稳之时,一名秦军士卒手捧一个托盘来到了他的身旁。

  托盘之上,一双鼓槌静静放置。

  双手从托盘之上取过鼓槌,望着自己身前那一面巨大战鼓,大良造孙伯灵目光之中一道寒光忽然显现。

  “砰……”

  “砰砰……”

  “砰砰砰……”

  ……

  伴随着大良造孙伯灵手中鼓槌敲击鼓面,一阵激昂的战鼓声忽然浮现,这场大战也在这阵鼓声之中缓缓拉开了序幕。

  听着耳畔回荡着的那阵令人热血沸腾的激昂战鼓声,听着方阵之中吹响的悠长号角之声,副将公孙衍的心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

  右手缓缓攀上腰间佩剑,副将公孙衍目光之中一道寒光显现,“全军将士,听我号令!”

  “前军准备出击,强弩、床弩、公输车掩护。”

  伴随着一声剑鸣之音,那柄长剑被拔出剑鞘,阳光之下长剑剑身之上不禁泛起了道道寒光。

  副将公孙衍一声令下,后方箭楼之上的墨色大纛旗飞快舞动,这个消息第一时间之内便已经传达到整个秦军方阵之中。

  “强弩手准备……”

  “床弩准备……”

  “公输车准备……”

  得到来自主将的命令之后,那些分布在各个方阵之中秦军将校们在顷刻之间,便向着那些早已经严阵以待的秦军士卒下达了作战的命令。

  一名名秦军弩手弯腰拉紧脚下蹶张弩的弩弦,然后从箭壶之中取出羽箭放置在滑道之上:

  一架架三弓床弩弩弦伴随着扭盘转动缓缓拉开,随后一支支数丈利箭被放置其上;

  一座座公输战车悬臂被慢慢拉下,之后一颗颗或是石弹或是火弹的投掷物被放置其上。

  只是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整个秦军的远程部队就已经完成了准备工作。此刻的他们犹如一只盘旋在高空、锁定猎物的雄鹰,所差的不过是……

  一击致命。

  当秦军后方远程部队完全准备就绪的时候,伴随着箭楼之上又一阵墨色大纛旗飞舞,整个秦军前军呈一个锥形向着对面的楚军凿了过去。

  面对不远处浩浩荡荡而来的那支士气如虹的秦军,站在对面战车之上的楚将屈丐果断下达了迎击的命令。

  就这样伴随着两军主将各自下达的这一声命令,秦军、楚军这一黑一黄两个方阵以并不算快的速度互相接近着。

  只是就在楚军士卒进入秦军远程部队的攻击范围之时,秦军方阵立时便向对面迎击的楚军士卒倾斜下了那足以致命的攻击。

  一颗颗石弹与火弹伴随着一阵空气的暴响声迅速从天际划过,然后径直落在了对面楚军方阵的中央。

  无数楚军士卒或是被那巨大的石弹直接砸成了肉饼,或是在火弹携带火焰的燃烧之下化为了一个个火人。

  霎时之间,整个楚军方阵之中哀嚎之声此起彼伏,一名名楚军只能通过散开阵形以及加快速度来躲避这些从天际之上飞来的恐惧。

  不过那些逃过了巨石突袭的楚军士卒也并没有能够放松片刻,因为下一场的床弩与蹶张弩交织的盛宴已然到来。

  那些楚军方阵之中的士卒先是发现了天际之上一片黑云浮现,然后便是无数弩箭犹如雨点一般倾泻而下。

  若是寻常的雨点落在人身上,或许只能让人感到些许凉意;但眼前这些可是一支支携带着无限威势的杀人利器啊。

  这些“雨点”落在楚军方阵之中的瞬间,楚军方阵之中的士卒们立刻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全覆盖的弩箭攻势。

  那些手中没有橹盾防御的楚军士卒在弩箭落下的一瞬间便已经被整个射成了刺猬,至于那些手中握有橹盾的也并没有全部逃过这一劫。

  当夹杂着那些普通弩箭之中数丈床弩箭落下之际,那些平日里显得异常坚固的橹盾就显得那般的脆弱。

  几乎没有花费多少气力,这些弩箭便已经穿过了这些橹盾,直接射入了这些楚军士卒的血肉之躯中。

  只是一个照面的时间,秦军便让对面那些楚军感受到了一种压力,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些年以来,楚军的对手往往是吴越之卒这些战力弱于自己的军队,连连获胜之下楚军士卒之间都渐渐有了一种天下军队不过如此的想法。

  但是当真正直面秦军这般天下公认第一强军之际,楚军士卒乃至楚军高层才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做战力之上的巨大差距。

  面对面前这支秦军在接战之前全方位、立体式的远程攻势,身为楚军主将的屈丐忽然发现自己真的对此无能为力。

  刚刚他也曾下达对秦军士卒的反击命令,可是楚军弓手射出的羽箭往往还没有抵达对面秦军前部的方阵之中,便因为动能耗尽而落在了地面之上。

  眼见着对面的秦军士卒已然踏过那片落着无数楚军羽箭的空地来到楚军出击部队前方之际,楚将屈丐果断下达了全军近战的命令。

  既然远程打不过对面的秦军,那么他屈丐就要和对面的秦军打一打近战,他倒要看看对面的秦军是不是近战也那么厉害。

  只是这一场近战的结果,注定不会让楚军主将屈丐如意了。

  自从大良造孙伯灵从武侯吴起手中接过了这支秦军的指挥权之后,他便在原本武侯吴起的基础之上,增添了些许自己所擅长的东西。

  如果说大良造孙伯灵接手之前的秦军一个个都是以一当五的精锐战士的话,那么大良造孙伯灵接手之后的秦军士卒便是秦军这一架战争机器之上一件件无比精良的零件。

  就比如现在面对前方向着自己直扑而来、眼中泛着血光的楚军士卒,秦军士卒并没有采取之前单打独斗的战法,而是各自与各自之间结成了一个个临时的阵形。

  当十数名楚军士卒手持长戈、利剑向自己等人扑过来的时候,站在阵形后方的两名秦军士卒互相对视一眼,平日里训练得到的经验在这一刻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只见两人双手一紧,手中长戟猛然刺出,立时之间两道利刃穿过血肉的声音忽然在战场之上响起。

  然后又听两道血肉离体的声音,那两名被长戟刺中的楚军士卒已然无力地摔在了地面之上。

  趁着对面楚军士卒因为自己同伴的死而愣神之际,站在秦军阵形前方的两名手持利剑、铁盾的秦军士卒迅速抓住机会冲了上去。

  以手中铁盾阻挡掉对面来袭的攻击,这两名秦军士卒以无可匹敌的速度将手中长剑猛然刺出。

  霎时之后,又是两人就这么倒在了秦军的剑下,而做完这一切的秦军士卒并没有半点其他情绪,只是冷静的按照之前训练的那般回归本阵。

  战场之上,像这样由大良造孙伯灵所设计出来的小型方阵,无比高效地无情收割着一名名楚军士卒的生命。

  站在后方的战车之上,眼见着前方一名名楚军士卒就这么倒在了秦军士卒手中的利剑、长戟之下,楚军主将屈丐的内心充满了无力感。

  许久之后,已然明白了自己与对面秦军差距的楚军主将屈丐,带着无限愤恨无力地下达了退兵的命令。

  “鸣金,收兵。”

  战场之上楚军方向传来的这一道鸣金声,让苦苦死战之中的楚军士卒得到了些许的解脱,也吸引到了来自对面秦军副将公孙衍的注意。

  “全军将士,听我将令,收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