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考研在秦时 > 第六十八章 弄玉的推测
 
  陆言的老师,荀子,是罗网幕后重要的一员?

  具霜被弄玉的猜测震惊得叫出声。

  “不,这,弄玉,你这样的猜测,有根据吗?”

  “根据是有一些,但证据没有。”弄玉将长虹剑拿出来横举在身前,抚摸着它方正朴素的剑格,“夫君不止一次说过,他主修的火舞旋风,唯有大智大勇者,方能发挥其真正的威力,是一门对心性要求极高的武功。荀夫子天人极限的境界,又是他的老师,看透他的武功可谓轻而易举。荀夫子对他的心性了解,亦当是天下之最。”

  虽然陆言在这个世界最亲近的人是弄玉和具霜,但她们两个的实力和境界比起陆言都远远不如。真要说起对陆言的认识,还真只有荀子敢说当世第一。

  所以弄玉认为,陆言在心理上的缺陷,荀子这个作老师的,早就心知肚明。

  “当年荀夫子将夫君逐出师门,当时我便心有不解。按照荀夫子儒家宗师的地位,他若不想驱逐夫君,谁可逼迫。我记得,在那件事情中出力颇多的,有一个名为陆贾的儒生,自称是荀夫子早年教导的弟子。而这个陆贾,不久便销声匿迹。”

  “突然间出现,又突然间消失。”具霜也想起来了,陆贾当年第一次出现就是在邯l郸黄金台,“陆言当时还特别注意此人,不过后来不了了之。这样的作风与罗网幕后那个组织,还真有几分相似。”

  “姐姐,儒家颜氏一门受孔子遗命世代守护殷天子三剑,其中含光剑意外被剑圣无名带出曲山。罗网组织曾一路追杀无名,想要取得含光剑。这件事当时姐姐你是亲历者。”

  “是的。”具霜点头,无名身死道消,陆言施展天地同寿,昔日场景历历在目。

  “含光剑的秘密何等重要,罗网甚至不惜派出三位天人境,那为何之后,一切关于含光剑的追查都消失了。”

  弄玉一个发问,具霜反应了一息,接着便瞳孔剧震,“因为,含光剑,已经到手了!”

  无名护送小颜路前往小圣贤庄,罗网组织确实遭受重创,天字一等的杀手死了一批。但罗网真的不知道小颜路是去了小圣贤庄?对含光剑就这么放弃了?

  小圣贤庄又如何,为了含光剑,罗网的幕后组织就算再出动天人境也完全可以理解。但是,它就此偃旗息鼓了。

  “不对啊,弄玉,含光剑现在不是还在颜氏一门被好好地供奉着吗。”

  “姐姐,十年前夫君与松珑先生、穷薪大师策划假死之局,松珑先生给我们安排的退路,便是颜氏一门所在的曲山。你别忘了,松珑先生的真实身份。”

  逍遥子,他的老师抱朴子就是罗网幕后的一员。正是这一位天人境暗通消息,他与穷薪子师兄弟二人默契配合,才保证了陆言假死的同时,国师府一应人员完好无损。

  那么,受孔子遗命世代隐居不出,守护着三剑的颜氏一门,凭什么无条件地接纳一群带着无数麻烦的人入住自己地盘。是谁打通了这里的关系,松珑?穷薪子?抱朴子?

  具霜循着弄玉的思路,思考起曲山的一切。半晌,她舔了舔嘴唇。

  “这……弄玉,你的猜测很有道理。苍龙七宿的秘密,有关世界的隐密,先贤诸子各有其发现。儒家毫无疑问就是孔子发现了殷天子三剑,颜氏一门因此避世隐居。荀夫子很有可能也知晓了部分隐密,并且已经同颜氏一门达成共识。”

  “是的,这就串联了我先前很多的疑惑。”

  抱朴子,荀子,还有颜氏一门的师祖颜岵,这三位宗师很有可能已经联手。并且,抱朴子早就确认是幕后组织的一员,那么荀子同样身在幕后组织的可能性很大呀。

  只有颜氏的师祖,可以从颜誉、颜止口中打听到,基本上不可能跟那个幕后组织有关系。

  “荀夫子的身份,恐怕就连夫君也没有怀疑过。抱朴子,穷薪大师,颜氏师祖,荀夫子……我们,包括夫君在内,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显然都没有超出他们的视野。”

  弄玉“啪”地一声将长虹剑磕在栏杆上,握剑的手寒气四溢,“就算知道他们都是天人境,对我们应该也没有恶意,但我还是……”

  “弄玉……”具霜伸出手,握住了弄玉的手,淡淡的紫气和冰冷的白烟交融在一起。

  “姐姐?”

  弄玉抬起头转向具霜,她冰魄玄功正在运转,由口中吐出的清气,倏忽化作冰雾飘到后者脸上。两对明眸,目光撞在一处。

  具霜抿了抿嘴唇,“你放心,有我,有我们,天人境又如何。”

  弄玉的眼眸凝固住,口中牙齿轻咬,沉默,“……”

  “五剑合璧已有开山之威,回头我就去督促劫那个小子,六剑合璧完成,面对天人境当有一搏之力。”

  “呵,好。”

  坐在朱雀的角落,沉浸在奔雷心法修炼之中的劫,突然眉头一皱。

  ……

  “田猛大人?”

  “醒醒啊,田猛大人!”

  “大人,快醒醒~”

  田猛躺在一块断石上,全身铺满土灰,几个罗网杀手围着他,正试图将他唤醒。

  “呃……唔……”

  “嗯?大人醒了!”

  “田猛大人!”

  “噗~呸!咳咳咳~”

  田猛张嘴吐出一口泥水,却因为用力过度,剧烈地咳嗽起来。他越咳嗽便越用力,一时间咳得止不住,直到咳出一口血来。

  “呃~这种感觉~嗯~”他稍微挪了挪脊背,又伸手摸了摸胸膛。

  这就是双剑合璧,难怪……传言并没有夸大,的确是不可思议的剑招……若非当时下落中,我以春生秋枯争取到一息时间,透支功力借助山体躲开,恐怕我现在已经尸骨无存。

  “田猛大人,您,无碍吧?”

  “我没事,现在——”

  田猛勉力坐起身,抖了抖满身的泥灰,这才发现,周围一片全是废墟。断垣残壁、断树残枝,入目所见就没有干净的地方。

  “这里都发生了什么?”

  几个罗网杀手面面相觑,彼此都能从对方眼中看到深深地后怕。

  “说,到底发生何事!怎么会变成这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