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兮文学 > 三国之谋伐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仲长统
 
  刘虞的身体其实从前几年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差。

  每年都会感染风寒,不断咳嗽。

  今年入秋以来,他的旧病就再次复发,一旦气温下降,就会咳嗽不止。

  虽然由太医令联合太医药丞、太医方丞联合会诊,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开始帮助刘虞调养身体。

  但到了这个岁数,老年慢性病不可避免地在侵害刘虞的身体,让他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只不过到了秋冬季节更加明显。

  在没有抗生素的年代,即便是达官贵族的普遍寿命也一直不高,东汉的皇帝除了刘秀以外,很少有活过四十岁。

  而刘虞在历史上跟陶谦是前后担任的幽州刺史,这意味着他们的年龄相差不会很大,即便是刘虞比陶谦小五岁,他今年也已经六十四岁。

  相比于享年六十二岁的老祖宗刘秀,六十四岁的刘虞在东汉的皇帝当中显然已经算是少见的高寿,拉高了东汉皇帝寿命平均值。

  只是再如何长寿,终究是抵挡不住岁月的摧残。太医曾经叮嘱过他,切忌大喜大悲,然而昨日闻知袁绍死讯过于高兴,今日又闻听刘备鲜于辅大败,还是让他受到了情绪影响而吐血。

  当然,老年人大喜大悲再加上一些慢性病,一下子还不至于致死,只要身体调养得当,用一些良性药物温养,再保持好良好的心态,再撑个三五年,或许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过天子吐血是大事,朝议在一片慌乱之中很快结束。诸多朝臣们连忙簇拥着皇帝前往后殿休息,同时召来太医令前来诊断,很多朝廷大情自然也就耽搁下来。

  而此时在冀州,涉县被徐晃和诸葛亮占据的消息一直没有传出去。这是因为涉县派出去求援的人全被诸葛亮拦截,到现在袁绍和高干还被蒙在鼓里。

  一直过了五日,位于武安县的郭援才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他前日就派人前往并州,要求后方往前线运送一批新的粮草,毕竟高干兵出邯郸,携带的粮草不多,需要后方持续供应。

  但按理来说,两三天时间即便上党那边没有回信,涉县和潞县那边应该也会回个消息才对,要告知前线他们的粮草是否已经准备妥当,什么时候可以运来等等消息。

  然而到现在还没有反馈,令人生疑。

  郭援是钟繇的外甥,后来成为袁绍部将,被袁绍派去并州与高干袭扰河东,这次从并州回来支援袁绍,他奉命镇守武安。

  此时郭援府邸的房间内,他的桌案上还摆着几封舅舅送来的书信,大意是告诉他让他早些归降比较好。

  郭援将这些书信看完之后就立即烧掉了,也懒得回信,想了想叫来外面的守卫问话道:“前去上党催促运粮的人还没有回来吗?”

  “禀将军,还没有。”

  守卫答道。

  “叫仲长统过来一下。”

  郭援说道。

  “唯。”

  守卫便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一个年轻士子走了出来。

  此人叫做仲长统,字公理,乃是山阳高平人士,今年二十岁,及冠之后游历四方,在并州游学的时候被高干看重,强征为军中幕僚。

  历史上高干在投降曹操之后就曾经问计于他,询问是否可以趁着北方乌桓叛乱而反叛曹操,仲长统表示反对,认为此事应该慎重考虑。结果高干不听他的话,最终遭遇灭亡。

  见仲长统进来,郭援便开门见山地说道:“公理,如今明公和高将军大胜朝廷兵马,正需要粮草来趁胜追击,将军已经让我派人去催促,可是前日我就派人去了涉县,按理来说,昨日就应该有消息回来,但为何今日还没有音信?”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仲长统问。

  郭援摇摇头:“军令如山,我派出去的士兵如果不能按照预定期限回来,就得军法处置。而且也不可能做逃兵,他们都是我的亲卫,忠诚肯定没有问题。”

  “那就是遭遇到了险境,如今青州军和幽州军大败,不可能绕过我们去袭击涉县,所以我估计很有可能是山匪所为。”

  仲长统就说道:“我之前游历并州之时,经过五行山中,知道里面藏着山贼土匪无数,他们大规模军队不敢招惹,但若是人数极少,就有可能遭遇他们的埋伏,如果是他们干的话,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涉县到武安拢共也才六十多公里,虽然汉代交通不发达,但滏口陉已经是从春秋战国时期就开发出来的道路,是一条成熟的太行山通道,拥有比较宽阔的官道和三座城池相互连接。

  所以一来一回,顶多两天。而如果派过去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且排除掉有事耽搁和逃兵这两个因素的话,那在正常人的推测当中,自然是下意识认为遭遇到了情况。

  问题在于刘备和鲜于辅刚刚新败,不可能绕过武安去袭击涉县。因此仲长统再怎么聪明,也只能认为是太行山中多如牛毛的山匪所为,而没有想到青州军。

  毕竟陈暮是在邯郸之战前派出去的人,没有人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谁能想到他已经在袁绍诈降的时候,就已经安排了人对涉县下手呢?

  郭援脸色阴沉道:“这些山匪当真是可恶,延坏我军机大事,公理,你随我亲自去一趟涉县。”

  仲长统苦笑道:“好吧。”

  当下二人也没有迟疑,武安有约六千守军,郭援带了三千人,自认应该是能应付那些山匪。

  太行山中目前除了张燕以外,已经很少有比较大的势力能够威胁到正规军,而且这些年原本盛极一时的三十六路黑山军已经被吞并了大半,张燕把太行山北面的黑山军吞并,朝廷把太行山南面的黑山军吞并,因此还打着独立旗号的黑山军已经极少。

  现在除了零散的那些山匪以外,较大的势力所剩不多。而根据郭援所知,目前南面滏口陉山路关隘还掌控在他们手里,北面虽然面临张燕的威胁,但张燕一直守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不敢出来,因此他倒有恃无恐。

  武安城中浩浩荡荡三千人出城,顺着西面官道一路往涉县而去,差不多是过了后世响堂山风景区,抵达陈暮伏击徐荣的龙凤谷西北方向的地方时,天色就逐渐暗淡下来。

  这里在后世的位置是磁山镇的西北面,位于阳邑镇与磁山镇之间,大部分地区都是一片坦途平原,但越往西去,山区就越多,重峦叠嶂。

  此地是武安往涉县的必经之路,诸葛亮早就派人在此地周边数座山岭上安插了岗哨,居高临下,可以看到道路情况。

  当发现武安方向来了大规模的士兵之后,哨兵立即连夜奔赴武安,向徐晃诸葛亮禀报情况。

  午夜时分,徐晃和诸葛亮早就睡下,得知消息,连忙召诸将议事。

  徐晃作为主将高坐主位,诸葛亮坐在下方第一个,其次是冯楷等一些校尉。

  张燕的黑山军当了工具人之后就返回了营寨,现在涉县这里徐晃和诸葛亮合兵一处,有一万多人,又占据隘口,实力不容小觑。

  “武安方向来人,具体人数好像不是很多,只有数千人,袁绍派这么点人过来,不是送死吗?”

  徐晃环视一圈,最终目光定格在诸葛亮身上,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诸葛亮沉吟片刻,忽然笑了起来:“将军,这是因为他们不是袁绍派来的,应该是武安方向的守将郭援的军队,郭援恐怕还不知道涉县已经沦陷。”

  “那他过来做什么?”

  徐晃诧异道。

  诸葛亮解释道:“前日武安方向派了几名催促后方运粮的斥候过来,被我给拦下了,恐怕郭援以为这些斥候被山中山匪所劫,盛怒下来剿匪的。”

  徐晃大笑道:“这郭援傻得可以,涉县都已经几日没有跟武安联络了,他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吗?”

  诸葛亮道:“除了少府神机妙算以外,还有谁能够想到袁绍在诈降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对涉县动手了呢?毕竟当时谁也不知道高干大军离开了涉县,后方空虚,这是很正常的想法。”

  “嗯,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徐晃问道。

  诸葛亮笑道:“既是送上门的敌人,没有不吃掉的理由。他们自以为是来剿匪,轻视了我们,恐怕并无多少警惕之心。今夜便可以趁夜袭营,我听说那郭援是尚书令的外甥,尚书令屡次规劝他都不听从,正好可以捉了送往怀县,免得深陷贼窝,它日身死尚书令悲伤。”

  这就是情商和关系网了,钟繇是在兴武元年,也就是公元192年就已经投靠了青州,资历算是比较老的,将来如果青州集团掌权,他登上高位是迟早的事情,而诸葛亮只是后起之秀,如果朝中没有关系网支撑,很难迅速向上发展。

  而今日抓了郭援给钟繇送过去,钟繇就得承他和徐晃的情,人情这个东西有时候看似毫无作用,但关键时刻,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情况下,把人情债还上,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并不介意。

  所以有的时候举手之劳,在将来某一天,未必不能有所回报。

  徐晃听了觉得十分有理,点点头道:“甚妙,那就依照孔明之言,今夜出兵。”

  很快县中兵马调动,徐晃亲领五千人马往东而去。

  之前说过,涉县离武安六十多公里,一来一回,最少两日。郭援是午后才出发,所以走了一半天色就黑了,不得不原地安营扎寨。

  但他是往涉县去,又不是在这个地方长时间安营,所以只是临时休整,搭上帐篷就睡,连栅栏都没有。

  等到徐晃大军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差不多早上四五点,接近天明时分。

  不过这也是人睡得比较沉的时候,郭援营地连值夜看守的人都已经昏昏欲睡,根本就没有几个还清醒的人。

  徐晃亲自去侦查之后,就派了一些斥候靠近郭援军队外围的岗哨,悄无声息地处理了他们。

  除掉了岗哨,大军便正式进入营寨。

  郭援还在睡梦当中,就已经变成了阶下囚,很快整个营地响起了各种尖叫声,但又很快平息,所有的士兵连没有摸武器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刀架在了脖子上。

  闹哄哄地持续到了天明,诸葛亮从后方赶来,见到徐晃正派人将郭援五花大绑,准备从涉县南面的滏口陉南麓小道送往怀县去,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满脸苦涩笑容的年轻人,便好奇上去问道:“将军,赢了?”

  “赢了,很轻松。”

  徐晃指了指一旁像被捆猪一样的郭援道:“这厮就是郭援,待会就给他送去他舅舅那边。”

  郭援还在那大喊大叫:“放开我,姓徐的,有种和老子决一死战。”

  “啪!”

  徐晃上去就是一脚:“老实点,你脑子有病吧,你家是沛国人,你舅舅还是朝廷官吏,非跟着袁绍那等贼子做什么。”

  “忠臣不事二.......”

  还没等他话说完,就已经被堵上了嘴巴,让士兵们抬走了。

  诸葛亮再看向那年轻人,徐晃介绍道:“这是高干强征的军中幕僚,叫做仲长统,山阳高平人,我见他出身世家,便没有捆绑。”

  “哦?”

  诸葛亮想了想,说道:“莫非是山阳仲长氏?我记得学宫当中,还有一位仲长先生在教书,虽没有教过我,但我听说仲长氏以《礼》《易》传书,家学渊源,我亦拜读过先生的著作。”

  “那是我的族叔。”

  仲长统说道:“前几年我便去过青州,四处游历,于学宫跟随族叔学习,说起来,也算是学宫弟子。”

  山阳仲长氏虽然没出过什么高官,但曾经是齐国公族,有家典传世,也算是山阳郡的名门望族,因此还是有一些名气。

  听到仲长统在泰山学宫读过书,诸葛亮便笑道:“没想到竟是学长,在下诸葛亮,字孔明,现在跟随师君于军中担任主簿,学长若是不嫌弃,可随我前往涉县。”

  “那就有劳了。”

  仲长统本来是去并州游历的,结果被高干强征,自然也没有什么忠心可言,当下就跟着诸葛亮离开。

  随着郭援被徐晃活捉,武安也很快沦陷,当消息传到邯郸,已是两日后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